95

    苏泯、田建忠一行人骑马从郦县经过晋阳、再到如今的小道一路都没有停歇,念及马车里饱受颠簸的嫂嫂,苏泯向田建忠提议,“田校尉,要不在这里稍作休整?”

    田建忠轻扯住缰绳,放缓速度,黑眸从她脸上扫过,望向后面层层护卫的马车,“好。”

    说完抬手示意队伍停下来,“原地休整。”护送灵柩的马车慢慢停了下来,将士们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坐下啃起干粮。

    苏泯闻言翻身下马,把缰绳递给一边的小兵,快步走到马车前,唤道,“嫂嫂,现在队伍休整,不如下来走一走、透透气。”

    “好。”孙羌话毕,被樱桃、春兰一左一右地搀了下来。

    “嫂嫂在马车上可有不舒服?”苏泯替过樱桃的位置,小心的扶着孙羌。

    “还好,没有不舒服的。”孙羌接话,她之前从乌金将军派来监视她的士兵们逃脱,一路颠簸流离,连自己的身体悄然孕育一个生命都没有多大感觉,“我们会不会耽误校尉他们赶路?”

    “怎么会?这两天赶了这么久的路,马和战士都吃不消,是该休息了。”

    孙羌点点头。苏泯笑道,“走走?”

    清嘉在不远处听着马蹄声停了下来,多了一些响动,领头的中年男人听着动静,竟想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老妪牵着稚童抬步想跟上,清嘉攥紧背上的包袱带子,止住她们祖孙两,悄声说,“我们应该往人多的地方去问问路。”

    老妪眯眼还没回应,前头带队的男人看她们三人落了队,高声问道:“姑娘、老人家,怎么还不跟上来,落单可危险了啊?”

    清嘉看着一行几个人回头疑惑的瞧着她,“刚刚那马蹄声听响动应该是过往的商队在这附近休息,叔,我们如今的粮食也不太够了,不如去和他们换点干粮...”

    男人闻言扯着干裂的嘴唇笑道,“姑娘,你不是这里人你不知道,这北方不比南方安全,到处都是军队、商队、马匪啥的,就得离得远远的,瞎往前靠小心命都不保。”

    “就是!”

    “命最重要!”附和他的人出声支持。

    “可是这路越走越偏僻,粮食实在不够了...”清嘉声音越说越小声。

    “我这带你们走的是近道,看着僻静了点的小道,大家伙都想早点回家,粮食啥点省着点用,我们很快就要到了!”男人眼里精光一闪,只一瞬看她说话的眼神像是在打量货物。

    “是啊,就快到了!”

    “姑娘,这条路是往晋阳城去的,大体方向没有错。”老妪出声。

    “走吧,别耽误时间了。”其他人听她这么一说,想快些走的心更坚定了。

    男人笑着走过来,作势想要推着她们走,清嘉看着他干瘪的脸颊、善意的笑容,又望向一旁老妪期待的眼神犹豫不决,“好...好吧。”

    走了没几步路,有人在绿叶树隙之间瞧见了霍家军的军旗,低呼出声,“那不是霍家军的旗子吗?”男人望着神色微凝。

    清嘉也瞧着像,霍家军军旗色黑,上绣镶金猛兽,凶猛威严,常高挂在京城外的军营,极易辨认。这次霍家两位将军都前往郦县,沿线有霍家军队,再正常不过。

    “不然,我们去问他们讨些粮食?”原本这一茬被清嘉提了一次,有人也动了心思,只是被领路的男人劝下了。

    这话一出,也有几个人变了卦,“那咱就去呗。”男人眉头微皱,跟在后头。

    细碎的声响引起了哨兵的主意,眼神警惕地望着声响处,只见五六个百姓的身影,男女老少皆有,连忙上前问道:“你们是干嘛的?”

    “长官,我们是从南方赶路到这来的百姓,见霍家军在这,就过来瞧瞧。”男人舔舔干巴的嘴唇,认真地说。

    哨兵见他们疲惫饥寒的样子,说:“行,我先带你们去见见长官。”

    “校尉!校尉!”

    苏泯陪孙羌走了一会,也听见了他们的声音,晓得来了人,带着孙羌过去看看,见他们一行人先是在将军灵柩痛哭跪拜,又是感激涕零的接过田校尉手中的粮食水囊。

    清嘉跟着他们跪着,听清轻微的脚步声停在他们前方,突然抬起头来,正好看见心心念念的陶公子扶着紫衣女子浅笑回神的一幕,身子不住地发抖,看着女子笑颜、孕身,瞳孔轻颤。

    苏泯也没想到,这也会遇见相识的人,看着她的眼神,竟然有一瞬的无措慌神,伸手摸摸自己的假胡子,回过神来,清嘉已经深深地垂下了头,回避起她来。

    赶路的人得了粮食,也不便多留,领头的男人再次想带着队伍沿小路走,田校尉看他们走的方向,出声说,“往那可到不了晋阳。”

    其余人停下脚步,男人垂着的手冒出密密的冷汗,紧张地回道:“校尉大人有所不知,这边是近道。”心虚的眼神和自己的伙伴对上,伙伴连忙说道,“是近道。”

    “站住!”

    男人听见这一声,简直是心跳都静了半晌,和伙伴僵硬地回头,看着出声的那个少年走到那个漂亮的姑娘面前,连忙一左一右的挡在清嘉面前,说道,“官爷,你这是、干什么?”

    “人家姑娘是好看,你可不能...”

    苏泯没理他们,一想着她千里迢迢从京城到这里来,十之八九就是为了自己,再让她跟着陌生人上路,可是万万不行的,“清嘉,清嘉...”

    清嘉垂着头没搭理他,手被老妪温热的手握着,老妪贴在她耳畔,“孩子,你要找的人,是他嘛?”

    清嘉受了这么久的奔波,风吹雨打的也没想哭,见到那一幕再被老人这么一问,眼眶就热了,“是他,”抬眸对上苏泯关切担心的眼神,“陶....你混蛋!”吼完才意识到自己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男子见两人是相识的,面上尴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没理再拦着。伙伴轻咳两声,冲他晃晃脑袋,这单生意是黄了,剩下这些人老的老、少的少,瘦得皮包骨,只有这姑娘一看就是细皮嫩肉的,能卖个好价钱。

    在旁边一直没搞懂情况的田校尉、孙羌,在樱桃的解释下也晓得了这位姑娘的身份,孙羌轻笑出声,“扶我回马车吧。”

    田校尉派了几个兵把赶路的人送去晋阳城,苏泯掀开帘子,清嘉瞧见里头的美人,神情颇为尴尬,扯着苏泯的衣袂,低声道,“我与公子共乘一骑便可。”苏泯没理解她的话,想着她来时一路奔波必然累,“骑马可不舒服,”转头说道,“嫂嫂,我让清嘉和你坐一个马车,如何?”

    “嫂、嫂嫂?”清嘉惊呼出声。

    一直偷听这边动静的士兵们,暗叹道,“这陶公子可是艳福不浅啊。”

    “当然没有问题。”

    苏泯手一推,把清嘉给送了上去,清嘉钻进车厢,坐在了边边上。。

    “休整好了,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