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4章 吴浩军之死

      另一边。

  钟九的实力不可谓不强,范仲景和阴阳子几次想要加入战团,都被其护体神功逼了回来。

  冷暮雪和独孤月更是一点忙也帮不上,就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只有剑无名利用琴音,还能在一旁辅助。

  神鼎的威力太强,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应对的。

  “你们先走,我来对付他!”

  吴浩军对身后的冷暮雪几人说道,随后又与钟九斗在了一起。

  吴浩军心中十分清楚,不论如何也必须要将钟九制服。

  否则一旦被他逃离蜀山,再彻底融合了神鼎的力量,到那时候,就算是自己也拿他无可奈何。

  “想走?哼哼,恐怕你们一个也跑不了,你们全都得死!尤其是你,吴浩军,我要让你死无全尸!”

  钟九怒吼着,状若疯癫,原本被吴浩军砍得血肉模糊的身体,也因为神鼎的力量,重新开始恢复。

  此刻的钟九,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难掩的锋芒,精气神十足,实力之强,连吴浩军都自叹不如。

  “不怕告诉你,我也是守鼎人,藏在神鼎里面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这一刻,钟九双眼之中带着一股冲天霸气,阴森的笑声,让在场所有人都是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

  吴浩军心头一惊,脸色瞬息万变,他知道现在的钟九已经变得极不容易对付。

  吴浩军集齐神鼎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早就发现每一尊神鼎里面,还藏着一种神器。

  本来以为,这些神器就是降妖宝剑和乾坤百宝袋之类的宝物,后来才渐渐发现,似乎并不止如此。

  吴浩军始终没能参透其中的玄机。

  但从钟九的表现来看,他显然知道其中的一些秘密,而且很可能和神鼎里的神器有关。

  这样的话,就更加不能让钟九得逞了。

  “看来,还真得给你点颜色瞧瞧了。”

  吴浩军冷笑一声,提起手中宝剑再度迎上,剑气大开大阖,气吞万里如虎,极其霸气,威风到了极致。

  新的身体,以及霸道的剑气,足以让吴浩军的剑法更胜从前。

  “有意思,看招!”

  钟九双手交叉,利爪撕裂虚空,抽出一柄新的宝剑,再度与吴浩军交手。

  吴浩军的身体即便是个赝品,也还是同样可以抽取神鼎里的力量,其实力也一直不断攀升,因此与钟九打的有来有回。

  凡间的身体,令吴浩军气势大盛,在对战钟九的时候,毫不怯懦,反而是有种后来居上的感觉。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怎么这么猛?”

  范仲景等人均是眉头紧皱。

  虽然吴浩军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可他表现出的实力,绝对惊艳到了让人恐怖的地步。

  “这人是什么时候来到蜀山的?”

  阴阳子也是对‘吴浩军’的身份十分好奇。

  “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冷暮雪则是在吴浩军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女人的只觉很准。

  她心里想的另一个人,就是吴浩军,只不过她想的是吴浩军在仙界的那副身体而已。

  虽然是两副截然不同的身体,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剑法也是一般无二,自然让她把两个吴浩军联系在了一起。

  “死!”

  钟九怒吼一声,用九尊神鼎配合,萦绕在其周身,让他的实力也是瞬间又暴涨了不少。

  而吴浩军也是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将他的剑法提升至了巅峰,每一招一式全都挥去自如,不断提升自己,将其毕生所能施展的淋漓尽致。

  吴浩军招式虽强,但是毕竟对方有神鼎在手,而自己所使用的身体,只不过是马良蓉画出来的一个赝品而已。

  以吴浩军现在的状态,能够立于这危局之中,就已经是十分的艰难了。

  而且他虽然依旧强势,可是对方的法力却在不断提升,逐渐开始将神鼎的威力展现出来,这就让吴浩军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

  但是这一战对吴浩军而言,却也是十分的过瘾,令他收获颇丰。

  两人你来我往,每一剑都是纵横八方,足以毁天灭地!

  吴浩军也是愈战愈勇,感受到了剑招更深层次的变化,令自身武功再度提升了一个档次。

  “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

  钟九狂笑着说道,终于在这一刻彻底融合了九尊神鼎的力量,藏在神鼎里的神器,也因此逐渐显露出苗头。

  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将九尊神鼎里的九把神器彻底融会贯通,让其法力更上一层,到那时候他简直就是一步登天!

  钟九浑身力量再度暴发。

  瞬间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轰!!

  仅仅一拳。

  便直接将吴浩军打飞出去。

  “不妙!他已经彻底吸收了神鼎的力量,即将练成魔功,再任由他继续下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范仲景和阴阳子几人再也不能袖手旁观,此刻也只能借住地形的优势,强行提升功力。

  “列阵!”

  范仲景一声低吼,阴阳子和剑无名瞬间结阵,三圣联手,与神鼎里的墨丹青、花铁杆、刘伶侯遥三人相呼应。

  六圣每三人一组。

  一阴一阳。

  试图将钟九牵重新困在阵法之中。

  啪。

  一道飞剑,突然从蜀山下方剑冢的方向飞了过来。

  快如闪电,朝着钟九射来。

  钟九屈指一弹。

  那一把飞剑倒飞了回去,落回地面。

  范仲景似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再度出手。

  嗖嗖嗖嗖嗖……

  又有七八柄飞剑,仙后从剑冢的方向飞出,射向钟九。

  剑阵?

  钟九嘴角一抹冷笑。

  “雕虫小技!”

  钟九对这些飞剑看也懒得看上一样,仅仅是散发出身上的气息。

  叮叮叮。

  这些飞剑便无法靠近,只能在半空中乱飞。

  但是这一次,钟九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咦?”

  他发现被自己弹飞的长剑,倒飞不足十米,并没有跌落地面,而是在空中顿住,然后又重新飞射了回来。

  而且地面上还不断有飞剑升空,如流星般,朝他这边飞来。

  这些飞剑,在某种力量的催动之下,不断地改变飞行轨迹,看似没有规律,实则千变万化,蕴含着某种稍纵即逝的奇异印痕,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这就是蜀山最强的剑阵吗?”

  钟九眼中泛动着惊喜。

  周身气息再度暴发。

  那一道道飞剑的运行轨迹,瞬间被扭曲偏转。

  剑阵的力量直线下降。

  “我们蜀山是仙界第一大派,没你想象的那么弱!”

  范仲景、阴阳子和剑无名连续催动阵法。

  啪啪啪。

  那些飞剑就好像是具有灵智一般,立刻按照他们的心意,在空中急速缭绕,再度瞄准了钟九,就像是在寻找破绽的猎鹰一样。

  钟九再度感受到了丝丝缕缕的威胁。

  这让他更加惊喜了。

  如果仅仅是普通的剑阵之术,在他的面前早就已经冰消瓦解了,足见这个阵法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咻咻咻!

  数百柄飞剑发出刺耳的破风声。

  然而钟九却看不见这些飞剑的运行轨迹。

  仿佛除了眼前的这些飞剑之外,还有一些肉眼无法观测到的飞剑,也夹杂在其中。

  “原来如此……”

  钟九抬手一挥。

  围绕在他身边的所有飞剑全都定在了原地。

  “故意被我捉住,然后里外夹击?很不错的想法……但你们太小看神鼎的威力了!”

  钟九浑身气势一变,顿时杀气弥漫,眼神冰冷如霜,剑法施展出来无情无影,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原本剑阵形成的合围之势,在钟九的面前,变得不堪一击,轻易便被破之,根本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好家伙,这个钟九的实力怎么这么强?”

  范仲景瞳孔紧缩,脸色惊变。

  他们六圣之间早就已经到了心意相通的境界,还有这些飞剑,可都是蜀山之中的绝世好剑,在任何强者面前,那都是极强的存在,但是却被钟九瞬间破解。

  这等霸道的法力,也太过骇人听闻了吧?

  阴阳子和剑无名也都是满脸惊讶。

  “世上竟有此等强者,仙界竟出了这种妖孽?”

  与此同时,被钟九发现了的墨丹青、花铁杆、刘伶侯三圣,以及其余蜀山所有弟子,在神鼎里面就更加痛苦了。

  “用我的无尘剑!”

  冷暮雪和独孤月也是如法炮制,打算将各自的宝剑祭出。

  钟九在武者擂台赛上,见识过无尘剑的威力,自然不会给她们这个机会。

  “我今天就要让蜀山灭门!全都给我死吧!”

  钟九大喝一声,爆发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笑声。

  伸手往前一抓。

  一只巨手破空而至,带着毁天灭地的凶威,遮天蔽日,直朝着冷暮雪和独孤月二人这边抓了过来。

  “不——”

  冷暮雪惊呼一声,眼中满是死亡的决绝,心头颤动,拉着独孤月急退而去,惊恐莫名。

  可钟九随形而至,根本不给冷暮雪二人逃命的机会。

  轰!

  眼见这一下就要将她二人捏的粉身碎骨。

  吴浩军及时赶到,瞬身而来,用身体死死挡在冷暮雪和独孤月二人身前,硬生生用接下了这一爪。

  一声巨响。

  两道惊世骇俗的攻势碰撞在一起。

  “噗——”

  吴浩军直接飞了出去,这一飞足足又飞了百丈之远!

  而他停下来后,口中顿时喷出一口精血,单膝跪地,双眼渐渐失神。

  钟九哪会错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丢下冷暮雪二人不管,追上去又是一剑,直刺吴浩军的心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