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脉(下章入V,求订阅)

    书翻开了,其实这不是楚瓷第一次翻开这书,当时她随手看了两页就拷贝修改给了魔宗那边,其余的倒是没多看,现在这随手一看吧。

两个男的一前一后上下交叠下面那个好像跪趴着,上面那个用两只手撑着对方的肩膀,然后

楚瓷当时就:哎呀,这什么破书,太过分了!下流!

嘴上这么说,却没合上书或者翻到其他页,反而拿近了一点看。

界书:你拿歪了90度。

咦?楚瓷转了下书,哦,不好意思。

是两个男的盘腿坐在床上,后面那个在给前面那个输法力吧。

大概是有点尴尬,楚瓷翻到其他页,看了一会,一本正经转移话题:难怪当时找不到它,这书有点无耻啊,表面书名是《五禽戏》,真正的书名却在内页,不过这书里面竟藏着当年万魂魔君的秘修仙府之地所在地图。

楚瓷此前就翻过这本书,以前看不出虚实,是因为它是完好的,为隐蛇所控,就算有人翻到这本书,看到的也只是低等功法五禽戏,可它被禁术所溃,隐蛇又挂了,自然所有隐藏秘术都消散了,露出了真正的内容,所以她给齐越的那两页内容也是真的,只是并非核心。

而且更改了一些。

打发了人,魔宗那边什么反应,就看他们是想继续利用她,还是冒险暗杀了她进而损失其他卧底。

楚瓷不做他想,把这本也不是很厚的书内容全背下来了,本来想烧毁,连灰烬都埋在花盆土壤里自然分解,免得被人查探到。

她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多年养出的习惯。

但指尖点了火,却忽然停下了。

奇怪,如果有地图,背下来就是了,那隐蛇总不见得记不住,非要契着这本书,想必是它被本身就另有重要作用。

楚瓷怀疑了,反复翻看,却没能看出什么猫腻。

这就是一本书啊。

骤然,她想到一件事,一件她已经接触过的事。

小破书,它不会也是一件法宝吧,像你这样。

界书:不,它不配。

界书:永远比不上我。

嗯,这口气比不上?所以果然有蹊跷!

楚瓷主动尝试去契约它。

这么危险的世界,动辄要她死,要想不死,反而得富贵险中求。

半个小时后,脸色苍白,体内法力、精血跟精神力几乎被掏空的楚瓷手中的《怀庚子记》已经不见了。

它现在位于她的金丹之中。

果然,此书有灵。

难怪那隐蛇不肯离开,因为他与之契应后却不能得到它的认可,根本没法带走它,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祭炼,想要有朝一日得书又得宝藏,而这书突然暴露,是因为它接触到了谢思菱,想要认主她,这激怒了勤勤恳恳的隐蛇一番猛如虎操作后,他挂了,谢思菱重伤了,同样受创的《怀庚子记》也扛不住我的炼化。

人间惨剧啊。

楚瓷默默为隐蛇点了一排蜡烛。

界书:但你的资质太差,就算它重创虚弱,也不愿意认你为主。

界书:你得努力祭炼它,越早认主,越不容易暴露。

楚瓷:你能帮我遮掩它在我金丹的秘密?

界书:能,但前提是你的金丹不能破损。

所以时间是有的,但也怕意外,因为这本书已经被重创,比隐蛇祭炼的时候难度小了太多太多,现在她祭炼的进度大概在五分之一,应该指日可待。

书的事情捣鼓好了,现在得弄弄她的脑子了。

提升资质固然迫在眉睫,不然她的任何进步都是别人怀疑的疑点。

楚瓷摸了下额角的伤口,眯起眼。

ashashashashashash

近些时日魔教那边小动作频频,卧底层出不穷,本以为大多数是些小喽啰,眼下却一再出了元婴期的,更有隐蛇这样的护法,在抵御外敌之前,我不希望内部还出了问题。

缥缈上人正吩咐谯笪相思跟揽月两个弟子吩咐近些时日严加戒备,也要盘查各处,洞察是否有卧底深藏。

换做其他峰,基本所有弟子都会抗拒查卧底这种事,因为会有不被信任感。

可在缥缈峰不会,此刻连性情最温柔的揽月都未曾为难,只是下意识看了下谯笪相思,但在谯笪相思看过来前,她很快回避了目光,低声应下了。

这涉及一些旧事。

缥缈峰曾出过叛徒,还跟谯笪相思有关。

谯笪相思好像不太在意搜查内部的事,在揽月下去后,她说道:关于那本书《怀庚子记》,徒儿清点过,当时三个书架损毁书籍无数,其中三十五本焚毁而尽,并不能确定其中是否就有《怀庚子记》,而从当时禁术能破坏《怀庚子记》来看,焚毁它也并非不可能,起码从伤害力来说是可以办到的。

若非真正损坏,与之相契的隐蛇也不会遭受重创,更别说后面被楚瓷他们抵御,坚持到她跟木山赶到。

缥缈上人微颔首,问了谯笪相思另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大长老也问过。

你觉得《怀庚子记》被毁后,那隐蛇所受重创是彻底反噬,还是相应程度上的反噬?

这个问题直接针对了《怀庚子记》是否被彻底毁灭的事实。

若是隐蛇当时所受的伤害并未达到彻底反噬,那么这本书其实根本没被损坏,可它又确实不见了。

那就是被人藏起来了。

那么当时在场的一定还有魔教之人。

面对同样的问题,谯笪相思的回答一样,弟子赶到时,木山师兄已从三楼下来,替楚瓷师妹挡了隐蛇的魂魄上身,又出了一剑,而隐蛇随即裂魂逃出,当时弟子遇上的便是他残缺的魂魄,已然虚弱,真让弟子去判断他原本的伤势,怕是有些不准。

但弟子后来询问齐越他们得到的说法,在那禁术爆炸后,场面混乱,隐蛇暴怒之下突袭重伤的楚瓷师妹,当时尤有几分凶猛。

也就说,当时那本书很可能并未被彻底损坏,只是受创,所以隐蛇遭受的伤势并不致命。

缥缈上人神色幽深了,跟谯笪相思师徒对视,却很快撇开话题,大长老那边会有说法的,不过楚瓷能用出大焱剑

这时候提及楚瓷,说明缥缈上人并未怀疑楚瓷。

突然想到谯笪相思以前素来不喜楚瓷,缥缈上人也便不说了,她却不知谯笪相思走出屋子后,看了一眼楚瓷所在的小院方向。

的确今非昔比。

她正要走,忽然觉得不对劲,那小院屋瓦上竟覆霜了!

ashashashashashash

大长老自然会调查,从当时在场的每个人,乃至于躺地上的都被深入调查过,徐承睿跟谢思菱更是被单独先后召见过。

肯定先从别人嘴里问过,再问本人,两人基本都很紧张,但最后还是安然出了大长老的办公室。

大长老刚坐下,天剑峰的峰主就从后面屏风走出来了,道:看着没什么问题,徐小子无非剑法进益过快,有几分玄妙,必有修行秘密,但那谢思菱我却看不出来。

大长老瞥了他一眼,幽幽道:女儿家的心思,你便是剑道再高深也看不明白的,换缥缈师妹还差不多。

缥缈?算了吧,她比我更像男人。天剑峰峰主嘴上刻薄得很,也抱剑提了一句:昨日通灵的头发被烧了,你不知道吗?

大长老:

这还真不知道,难怪这几天通灵上人都没露面。

关于这徐承睿,你如何打算?男主的光辉被楚瓷持续性嫉妒,别人自然也不瞎,不管有何秘密,也确实是个剑道奇才,大长老也是在征询天剑峰峰主的意思。

收呗,但现在不是内门收弟子的时间,等他来找我,我顺势收下就是了。

其实天剑峰峰主亦觉得惊艳,只是他于剑道比较正统,修剑先看根骨,再看悟性,最后看努力。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现实,没有前面两个因素,最后的努力就是呕心沥血数千年也没用,不行就是不行,当然了,也活不了数千年那么久,卡在境界上迟早老死,都不给你坚持的时间。

不然这世上哪来白发练气叩死仙门,三百年金丹无缘元婴的故事呢。

以他对徐承睿的调查,这小子起初的根骨以及悟性好像并不是很出挑,说他努力也不见得,外门对他的印象多数是周旋在某个大小姐跟某个师妹之间的破事。

今天让大小姐不要纠缠自己,明天就是替小师妹去山里采药。

当然了,没资质没太努力但就是出息了,这也是人家的本事,所以天剑峰峰主还是看得上的。

大长老对此也不多说,正要赶人走,后者忽然又好奇问了一句,楚家那孩子是不是有问题?

一句话,大长老目光一厉。

天剑峰峰主心里惊了下,讪讪,不是我探问,委实是其他人也惊讶,当年楚阳夫妻呕心沥血都没能让那孩子榨出点灵性,俩人心境都崩了,我也上手教导过,差点让我绝了教人习剑的勇气,怎得一下子就用出了大焱剑,我去看过那剑痕,很漂亮,若非苦练多年,便是灵性一剑,以小窥大,比那姓徐的更见剑道悟性。

悟性跟资质是两回事。

这是偶然吗?还是孩子换了人。

说到换人,天剑峰峰主眼底闪过杀意。

我查看过三遍,缥缈也查过她好几遍,我们也一起看了她在楚家宗祠的命牌,都没问题。

那就肯定没问题了。

天剑峰峰主这才松开了剑,那就奇怪了,莫非真是情爱使人堕落,又使人通透?

找对象就这么重要么?

影响力这么大。

大师兄,你说我这些年剑道卡住了,是不是因为缺个媳妇?早知如此,年少时就不该故作清心寡欲,早些接受那些爱慕我的女修就是了。

大长老:

我看你是缺个脸。

他冷着脸,还打算教导下天剑峰峰主,忽然得到缥缈上人的传音,心念微窒,不动声色赶走了天剑峰峰主,后悄无声息前往了缥缈峰。

ashashashashashash

找男人大彻大悟专业户又一次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冰霜覆体,寒气渗人。

整个屋子都森冷得很。

缥缈上人跟谯笪相思刚赶到,前者不急着进去,反而第一时间用术法封锁了小院,乍一看与平时无异,这导致了谯笪相思先进去,然后缥缈上人就听到了自己那素来泰山压顶都面不改色的得意门生倒抽一口气。

她一看,哦,又被吐了一身血。

第三次了,呵呵。

谯笪相思还是在给楚瓷输灵力,还是在输灵力的时候被吐一身,她也只是抽了一口气,然后面无表情。

她没打算用手刀,因为师傅在。

缥缈上人过来了,查看楚瓷的身体。

楚瓷已经没有神智了,昏迷不醒,躺在那跟个冰人似的。

之前的寒气应该很弱了,她按日子给她调理,剩余的那些怎么会忽然爆发?

缥缈上人不明情况,也不急着动手,她已经预感到这个徒弟身上有秘密,并不能照常处理,否则必有大患。

相思,现在听我吩咐,法力控制柔软一些,过她身体每一处,跟着那些寒气,看看它们去哪个地方。谯笪相思点点头,灵力游走很细致,而缥缈上人虽早知道以前寒气侵袭楚瓷脑域,但不确定这是偶然还是必然,所以得排除其他因素。

很快,谯笪相思的灵气追踪寒气,而缥缈上人的灵气却追踪她的灵气,两层探查最为谨慎。

半个小时后,缥缈上人最终锁定了楚瓷的脑袋。

谯笪相思:师傅,这里我没把握。

脑袋这个地方,轻易不可触及。

她还没到完美掌控的境界。

我知道,你收吧,换个人来。

换谁?谯笪相思看到大长老进来,松一口气,当即收手,也果断离开房间回自己拒所清洗换衣。

跟楚瓷的关系还不至于让她容忍这样的难受。

大长老进来,两人联手搜查,却始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就是因为搜查不到才恐怖。

寒气,最终都消失在了这个部位。

大长老毕竟修为高深,是合体期大佬,手指一点楚瓷左侧额角位置。

这里应是她此前与人争斗受伤的地方,还是她自己包扎的,听她所说,包扎完她自己就昏迷过去了,还做了梦。

起初也没人把这种伤当回事,只以为是简单的昏迷,现在看来一切变故果然还是有源头的。

大长老接着释放了一缕很微弱的法力,试探性靠近那个区域。

缥缈上人跟谯笪相思都能看到这一缕如头发丝般的法力靠近了已经结痂的伤口,渗入,因为小心翼翼,所以过程持续了很久,最后出了结果。

大长老的表情古怪了,收手道:被吞噬了。

缥缈上人错愕。

你说的吞噬是彻底消失,还是融入脉络或者血肉之中?

大长老面色沉郁:若是后者,我何至于这种脸色。

缥缈上人也头疼了,但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小的时候,楚阳跟洛洛师姐还跟我说过她跟吞金小兽似的,不论吃了多少蕴含灵力的天才地宝,最后留存下来的都极少,这让他们连氲养仙根改善一些的法子都无效了,最后才认命,接受她的平庸。

其实已经不是平庸了,作为最顶尖修士,作为两个圆满大灵根完美结合的仙侣后代,这样的资质简直是极端负面的变异。

更像是天谴。

就算取个半数也得留个5分吧,花巨额资源再养养,但凡能撑到6分,两夫妻也不会心态崩了。

可这孩子不行,磕死了3分辣鸡资质死活不肯提升,连悟性也堪比顽石,这让缥缈上人都有点恐惧结婚生子,唯恐自己孩子也变异了。

可现在看来这是有原因的。

大长老也想到了,不免唏嘘,如此看来,倒是我们这些长辈失职了,竟长久没发现这个隐疾,但我也想不出是什么存在能可惜这些年师尊休眠闭关,而小师弟也一度在外,否则

再博闻强识也有知识盲区,他一时纠结,却忽听到已经换衣回来的谯笪相思开了口。

我听祖父说过,这世上有一种逆冲隐脉,因为两种资质相冲逆反,各不退让且不相融,而后造就的一条特殊经脉,诞生条件很苛刻,也极为罕见,历史上所知者不足五指可计,但它是绝对隐藏的,宛若冲突后最终妥协而造就的另一个脉络空间。

不过毕竟是经脉,对灵力有渴望,是以有此隐脉的人多为凡人,因为连仙根都无法诞生,所有灵性都被它吞没。

在各大仙门针对整个大陆检测可修仙弟子的时候,这类凡人一开始就会被排除,因为自出生起身体就无法留存多少灵力,孕育出的灵根更是劣质,很可能连灵根都没有,不过也有楚瓷这种情况。

爹妈牛逼,满宗门娇养着,再废材也没被放弃。

否则她的处境理应等同凡人,无缘仙门。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可能性,楚瓷师妹是否有此遭遇,只有真正查到它才能确定。

谯笪相思并不是一个冷淡的人,但讲究原则,不会刻意追究楚瓷从前的得罪,也不会因为她如今的变化跟变故而有所偏袒,她只是顺从本心,将自己知道的坦然告知而已。

不过她嘴里提及的祖父似乎很得大长老跟缥缈上人尊崇,两人几乎都信了。

因为除此解释,也难想到其他可能了。

昏死的楚瓷其实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当时还不明觉厉。

这理由好啊,听着就高大上,一般人想挑毛病都得考验见识,不忘她故意刺激脑子里残留的寒性遭难。

现在理由也有了,楚瓷觉得此事进度已然99%了,剩下就是靠她自己顽强的意志力,在床上躺着躺着就醒来,然后资质逆袭ok,完美!

但楚瓷也怕出意外。

小破书,我脑子里这个东西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不会要我命吧。

界书:它是很牛逼,但正因为牛逼,大长老他们掌控不了,反而容易操作,最后推给天意就好了,反正修仙修的就是个天意嘛。

听着很有道理。

楚瓷心灵一下子就稳了,接着就听到大长老沉吟后忽道:我带她去小师叔那,这个消息必须完全封锁,除了我们三人,我不希望还有别人知道,哪怕是其他峰主还是任何你们认为可信之人。

楚瓷:???

谁?那个牛逼的仙尊长亭?

不,不用了,我躺一躺就好了。

楚瓷心急如焚,却愣是无力阻止,总不能忽然诈尸吧,那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

就如同缥缈上人此前敏锐到封闭小院,又秘密喊来大长老,大长老显然也是谨慎心思。

两人对谯笪相思是绝对信任,后者也没多说什么,只应了声,道:我会随师傅在这假装给她疗伤,等大长老归来。

而后大长老带着昏迷不醒的楚瓷悄然离开了缥缈峰,没多久就到了广陵谷。

如同死人一样被扛走的楚瓷慌的一匹。

艹,小破书害我!

ashashashashashash

夜里的广陵谷静谧非常,大长老刚到就见到了现在院子里浇花的白衣人。

后者大概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抬眸看来一眼。

进屋说。

进屋后,大长老将楚瓷放在了小塌上,将事情简明扼要说明,长亭不多言,伸手点在楚瓷眉心,灵光很是温润,轻松随意,也十分迅捷,过了一会,似乎找到了地方,眉梢微扬,另一只手虚空结印。

大长老只觉得这印记玄妙强大非常,却又半点气息都不露,对于法力的控制达到了极端恐怖的层次,

言出亦法随,意至则成规。

看来小师弟即便伤势未痊,境界也已然超出了他们的想像。

大长老静待了片刻,瞧见长亭将印记烙于楚瓷额角伤口。

一入,伤口近出可见金色丝线渗透,紧接着游动,纠缠,包裹,自然形成了小金团。

找到了?!

长亭并未收回手指,却道:的确是逆冲隐脉,而且是水火相冲而生的隐脉,这隐脉很强大,大抵是当年楚师兄跟洛洛师姐当年资质所致,其实此事形成的概率极低,之所以如此跟他们掌控的南明天剑跟北冥天剑有关,阳性与阴性极致,加持了冲突,这才创造了隐脉。

大长老略有惊疑,双天剑为当世至强灵剑之一,若是两者合一,更是仅次于仙剑之威,当年楚阳两人之结合,心念合一,举世无双,乃我天衍宗幸事,却不想会如此害了他们的女儿。

长亭看了他一眼,既平静,又怜悯:这是命道,无人可阻拦,大师兄你就是想太多了,会累的。

大长老的确被安慰到了,因为更看重未来,而非不可改变的过去,

敢问小师叔,这孩子可有救?

平静温和的长亭露了为难之色:你可知有些事是强求不得的。

大长老失望了,百感交集,面色都灰败了几分。

不过,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强求。

把她留下,三天后来接人。

大长老大为欢喜,果断把人扔下跑了。

他一走,本就清净幽僻的广陵谷重新陷入安静,而长亭这个人明明天姿国色,可为人缥缈淡泊,片刻声息都没有,存在感跟空气似的。

这让躺着的楚瓷焦灼无比,她甚至怀疑起界书能不能完美隐藏她的思维波动,不会被他看出自己在装昏迷吧。

界书能。

楚瓷:他会不会趁机侵犯我?

界书:绝对不可能。

你为什么要加绝对?

而长亭终于有所动静,他伸出手,细长温暖的手指戳在了楚瓷的额角伤口上。

小姑娘家家的,好丑啊。

本来紧张无比的楚瓷:

谁丑,你说谁丑?!!

扶我起来,我要打死他!

※※※※※※※※※※※※※※※※※※※※

原来是奇幻归属古言,要满七万字才能开v,这乌龙搞的,这一章是补章,今天还会有第20章为入v章,三合一,总共一万六千字,求大家看在今天更新这么肥的份上,多订阅多评论哦,还可以多转发下哈,谢谢了。订阅关系到第四天的千字订阅榜,很重要的,拜托啦仙女们。

本站热门小说推荐

<ulcss="list-inline">

<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