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6章这个男人的爱太极端

    或许任何人都可以批判他,指责他,咒骂他,但她不行,因为她的孩子是景肆帮她保住的,她的异芯也是景肆帮她控制系统取出来的,只是这个男人的爱太过极端,甚至是病态。

    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能害死,可想他并不是一个多正常的人,有些人给的爱,她消受不起。

    沉默了一会,墨染才道:“尘烟姐姐,等有空了我们一起回去看娆姐姐,我已经很久没去看她了,她肯定会怪我的。”

    “而且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令人难忘又痛苦的事,只要我们咬牙挺了过来,那便不算什么,其实在我们挺不住的时候,困难也挺不住了。”

    洛尘烟点点头,“是啊,你说得对,我这怀了孕就伤春悲秋的,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一股脑的往外说,你不要往心里去,他们怎么还没回来,不知道在聊什么。”

    墨染看了一眼后花园的方向,并不好奇他们俩会谈些什么,而是端起桌上的热咖啡喝了一口,“现在君翊来了,我们会待更久,你就不用担心我玩两天便回京城了。”

    “我猜到了,看薄君翊来我就知道,你们不待个一个月是不会回去的,毕竟瑾儿的外婆这么久了才见他一次,可不得把他留下好好玩儿吗,他可真幸福啊,这么一看,投胎真的是门技术活,有些人一出生就是少爷小姐,有些人却要一辈子受尽磨难,可想命运有时候真的挺无情的。”

    洛尘烟说得没错,但她们也只是芸芸众生的其中之一,命运的齿轮如何转动,都是注定好的,就像她遇见薄君翊,景娆遇见楼屿初,洛尘烟遇见楼屿湛一样,开始不同,过程不同,结局也不同。

    谁都想要两全其美,谁都想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人生就是如此奇妙,有人拼了命只能解决温饱,有人生来就不用拼搏,当看客就好,管不了那么多。

    短暂安静的间隙里,薄君翊和楼屿湛一前一后走了回来,二人相继坐在沙发上,薄君翊破天荒的问道:“楼屿初呢,他没在N城?”

    洛尘烟和墨染面面相觑,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难道是想兴师问罪吗,毕竟薄君翊不在的这几天,楼屿初经常都跟墨染待在一起,也不知道那天他们聊了什么,他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个问题困扰了洛尘烟很久,可她就是不敢问,怕墨染多心。

    楼屿湛淡声道:“他整天到处乱跑,不知道又去哪了,不用管他。”

    “是啊,管他做什么,他是个成年人了,难道还会搞丢不成,你喝什么,热茶还是咖啡,这都冷了,让她们重新泡上来。”

    薄君翊看了一眼墨染面前的咖啡杯,“染染,少喝咖啡,会睡不着觉。”

    墨染撇撇嘴,“我就想喝嘛,很好喝的,你要不要尝尝。”

    洛尘烟当即说道:“行,管家,再来两杯咖啡。”

    “是,夫人。”

    看着洛尘烟在这个家里地位这么高,连楼屿湛都得时不时被她说两句,她不高兴他都得想想怎么哄她开心,墨染放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