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chapter 011

    第11章食堂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沈临川只在兜里放了个勺,两手空空地和他的发小们一起去了食堂。

“阿川,你真一点菜也不打啊?就那么一小盒饭够吃吗?”孙朝阳有些惊讶地问道。

“不够再买就行了。”沈临川毫不在意地回答。

中午热饭的时候他就打开盒盖看过了,那一盒饭里有红烧肉、土豆和鸡蛋,看起来特别丰盛,只是大约是放凉了的缘故,看起来色泽暗沉,很有一点点黑暗料理的味道。但是以许锦薇家里的条件来说,能放这么两大块肉,肯定是费了很大心思的,他怎么说也得对得起人家妈妈的一番心意才是。

“那行吧,今天可有红烧大排呢!”孙朝阳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朝食堂的窗口走去。

沈临川去把蒸好的盒饭拿了过来,刚一掀开盖子,就闻到了浓郁的肉香气。

他之前看的时候,饭菜都是凉的,红烧肉和鸡蛋外面都裹着一层红红白白的冻,看起来实在平平无奇,但是没想到蒸过之后,那就完全不同了。红烧肉用的是猪五花,一层精肉夹着一层肥肉,加热之后,本来凝结成暗色乳块的汤汁重新化开,精肉吸收了酱汁变成漂亮的红色,肥肉经过长时间的炖煮,变得近乎透明,却是透着晕染均匀的深红色,显然是和红烧肉一起煮了不短的时间,热气腾腾的,看着特别诱人。

“哟,阿川你这盒饭看起来不错嘛!”孙朝阳端着不锈钢碗回来了,他买了四两白花花的大米饭还有一块敦实的红烧大排,以及一个韭菜炒鸡蛋,差不多花了一块钱。

“川哥,你要是不够吃,我这边还有。”陈立担心沈临川这么一份简单的盒饭吃不饱,还特意给自家表哥多打了一份菜,不仅买了红烧大排,还买了鸡汁百叶包和油面筋塞肉。

就连闫肃也把自己的碗朝沈临川的方向推了推,毕竟他们从小到大都是吃惯了好东西的,沈临川的那份盒饭和普通人相比算是丰盛了,但和他们平时吃的东西相比,就显得寒酸多了。

“好。”沈临川也明白发小们的好意,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们聊着,一边舀了一勺土豆放进口中。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下一秒,他的眼睛倏然睁大。

土豆的口感绵滑松软,吸饱了肉汁后,味道变得异常鲜美,除了土豆本身的甘甜,还多了肉香味和恰到好处的咸鲜滋味,丰富的口感和饱满的味道,让沈临川十分意外。他从小到大,虽不能说吃遍了山珍海味,但吃过的好东西着实不少,可偏偏那些价格昂贵的鱼翅鲍鱼在他看来,竟然都不如这么一小块土豆来得美味。

他又迅速舀了一块红烧肉放入口中,然后沉醉般地闭上了眼睛。这简直是他吃过最好吃的红烧肉了,精肉一点也不柴,炖得又酥又软,肥肉的油也全部被煮了出去,吃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油腻,尤其是最外面的那一层猪皮,又软又韧,越嚼越香。

就连这最普通的白米饭,也被蒸得香甜软糯,还带着一股浓郁的米香味,他甚至觉得就这么干吃白饭也很美味。更不用说另外半边被红烧肉酱汁浸透的米饭了,那味道简直绝了。

许锦薇妈妈的厨艺真是神了!!!!

孙朝阳和陈立他们聊着聊着,发现沈临川不吭声了,一转头就发现他居然无比认真地在埋头苦吃,连视线都不往旁边斜一下,看起来神情简直享受非常。

他们都是吃惯了山珍海味的,就是以往去吃那些国营大饭店名厨的拿手菜,也没见他露出过这样子啊?

“川哥,你别光吃白饭啊,也吃点别的菜,我觉得这个鸡汁百叶包挺好吃的。”

沈临川只是“嗯嗯啊啊”地随便敷衍了一下,连头也不曾抬起来。

“有这么好吃吗?给我尝尝呗?”孙朝阳看得好奇不已,伸出勺子想要蹭他一块土豆吃,却没想到被沈临川毫不留情地将手给拍到了一边。

沈临川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看着满脸错愕的发小,干干巴巴地解释道:“上面有我的口水。”

“嗨,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能嫌弃你不成?”孙朝阳信以为真,说着又锲而不舍地伸出了勺子。

沈临川:“……”

再三按耐住想要再次拍开对方的冲动,沈临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土豆落到了对方的勺子里。

“哈哈,让我来尝尝这土豆是啥味儿的,居然能让我们阿川吃得那么投入?”孙朝阳笑着说完,就把土豆放进了嘴里,然后整个人也愣住了。他只觉得这土豆一入口就在口中化开,脑袋里仿佛有插着小翅膀的天使在飞舞,还有悠扬的音乐在耳边回响。

孙朝阳好半天才恋恋不舍地将嘴里嚼烂的土豆给咽了下去,忍不住赞叹道:“我的天!这土豆也太好吃了吧?!”

说着他就又往沈临川的碗里看,哀声求着沈临川分给他一点红烧肉。沈临川被他磨得没办法,只能将剩下的那块红烧肉用勺子给切成两半,分了半块给孙朝阳。

作为兄弟自然不能厚此薄彼,沈临川忍着心疼,给陈立和闫肃也一人分了一块土豆和小半个鸡蛋。

这盒饭一共才这么大,这一分,可是一小半都没有了!

“真的很好吃!”陈立刚才一直将孙朝阳和沈临川的互动看在眼里,他本来还觉得他们的表现有些夸张,可是当他也吃到土豆之后,才知道什么叫美味。

“好吃。”就连一贯寡言少语的闫肃也忍不住开口称赞了一句。

“你们再说好话也没用,没你们的份了。”沈临川说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剩下的饭菜全部都给吃了个干净。

孙朝阳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又低下头去吃自己碗里的红烧大排,可刚才还觉得很是美味的大排,这会儿吃起来却味同嚼蜡。与刚才那块软嫩酥香的红烧肉相比,这块大排就显得又老又硬,明明本质上都是红烧的猪肉,可味道上却天差地别。

孙朝阳丢下筷子,一把抓住了沈临川,哀嚎道:“阿川!我的川哥诶!你快告诉我吧,这盒饭是哪儿来的?”

这次孙朝阳打死也不会提什么后妈了,那女人十指不沾阳春水,就算是想要下厨做顿好吃的来讨好沈临川,也绝对做不出这么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来。

“我……”沈临川正要开口,却被不远处突然传来的吵闹声给打断了。

他转头看去,就看见许锦薇还没有吃完的饭盒被人给打翻了,好在肉已经吃完了,掉在地上的只是土豆和一点点汤汁,在地上滩开浓郁的一小团,他看着地上的那些饭菜,心痛不已。

――那是多美味的佳肴啊!

他作为一个局外人尚且如此心疼,许锦薇作为盒饭的所有人,心里的疼惜更是无以复加。她冷着脸,看了一眼地上被打翻的饭盒,抬眸目光沉沉地看向了徐佳妮。

徐佳妮被她看得心虚,先发制人般地高声道,“许锦薇,你臭不要脸!拿两块破土豆就要换琳琳的牛肉,琳琳是看在你是她表妹的份上才这么忍让你,我可不会轻易上你的当!”

刚才许锦薇一掀开饭盒的盖子,徐佳妮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那么大的两块五花肉,还有一个完整的鸡蛋和好几块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土豆,弄得她眼馋不已。陆琳琳自然也是很感兴趣,便提出用牛肉和许锦薇换一块红烧肉吃。这年头牛肉可比猪肉要精贵多了,陆琳琳带来的卤牛肉还是她爸爸出差的时候特意从外省带回来的,每一块都切得厚厚方方的,分量十足,在徐佳妮看来,换许锦薇一块红烧肉完全是绰绰有余。

可偏偏许锦薇没有同意,只肯换给她两块土豆和半个鸡蛋。想到大姨的好手艺,陆琳琳好脾气地答应了,可徐佳妮却很气不过,觉得许锦薇是故意在占陆琳琳的便宜,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没什么她说话的余地。

然而许锦薇的饭菜闻起来实在太香了,就连陆琳琳在吃土豆的时候也是充满享受的表情,弄得徐佳妮越发心痒难耐。今天徐佳妮带的菜是番茄炒蛋,虽然鸡蛋炒的有些焦了,但她番茄味道比较浓,她觉得还是挺好吃的,于是徐佳妮就提出用番茄炒蛋和许锦薇换个半个鸡蛋吃。

徐佳妮认为,番茄炒蛋和卤蛋都是蛋,等价交换没毛病。可许锦薇却非常嫌弃那黑乎乎的鸡蛋,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了她。徐佳妮忍着气,退而求其次地说要换土豆,可许锦薇还是不同意。这下子徐佳妮就忍不住了,只觉得许锦薇在是故意针对她,没想到拍桌子发脾气的时候,不小心把许锦薇的饭盒给打翻了。

打翻了别人的饭盒,徐佳妮当然会觉得心虚,但食堂里那么多同学都在看着,她怎么也做不到向她一向看不起的许锦薇低头道歉,于是便先声夺人,把错都算在许锦薇的头上,反正以对方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格,肯定是没办法反驳她的,到时候她再顺势提出赔偿对方一些钱,那么一切就可以圆满解决了。反正许锦薇的饭盒里就剩几块土豆和半个卤蛋,算起来最多也就值个一毛钱,她可以先跟陆琳琳借一下,赔给她就行了。

她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却没想到许锦薇竟然开口了,“二两肉票,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你这么几块破土豆就想换二两肉票?!你怎么不去抢?!”徐佳妮瞪大了眼睛,拔高声音质问道。

“这个价格确实有点太高了,只是碰掉了几块土豆和半个卤蛋,怎么就好意思要二两肉票?”

“可不是嘛?”

土豆只是粗粮,并不怎么值钱,但肉票就不一样了。不只是她,周围的其他人也都觉得这个价格开得太不合适了,简直就是明抢,不由低声议论了起来。他们哪里知道这些饭菜里全都是加了异能水的,所有食材的质量都上升了一个档次,那土豆的味道更是不比肉差,许锦薇只要她二两肉票其实都算是便宜的了。

从末世来到这里,许锦薇最珍惜的就是粮食,这种浪费粮食的行为在她看来是完全不可原谅的,更何况这是郑萍辛辛苦苦费了那么多心思做出来的,在盒饭打翻的一瞬间,许锦薇的手心里就凝聚出了薄薄的水汽。眼神更是锐利如刀,恨不得将徐佳妮给捅个对穿。

――这里是和平年代。

――不能杀人。

要不是想起这里跟末世不同,人命不是末日里那种微如草芥的东西,徐佳妮根本活不到现在,更不用说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

她克制下心中的杀意,手中水汽消散。

不远处的沈临川却是看得一脑门的汗,刚才许锦薇的眼神变得无比冰冷,看着徐佳妮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他真担心她会冲上去像是掰弯那根铁管一样,扭断徐佳妮的脖子。

眼见着许锦薇向前走了两步,并抬起了手……

“等一下!”

沈临川一下子冲到许锦薇的面前,一把握住她的手,沉声道:“那二两肉票我出,我再给你四两肉票和五毛钱,明天再帮我带一盒饭!”

许锦薇扭头看向这个突然杀出来的陈咬金,眼中带出几分疑惑。

沈临川暗暗看了一下周围投来好奇目光的人,低头凑近她耳边,小声道:“你千万不要冲动……杀人是犯法的。”

许锦薇:?

孙朝阳他们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一群人围在许锦薇身边,凑上去对沈临川问:“阿川,你刚才的盒饭,是从她这里买的?”

沈临川点头,“是。”虽然更准确地来说,是讹来的。

“哎,那个小胖……同学,你看,我们也愿意出肉票!还有钱!也给我们带一份盒饭吧?”孙朝阳厚着脸皮凑上去说道。

刚才的怒气被打断,既然有人愿意补偿她的损失,又带来了新的生意,许锦薇也就不再执着于已经掉落的盒饭,爽快地点了头。

他们四个人,就能赚到差不多两斤的肉票和两块钱,只要多做四份盒饭,利润比郑萍出去摆摊还高得多,是个相当划算的买卖,想来郑萍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达成了交易,两方都心满意足,许锦薇继续伸出手去,想要收拾好地上的盒饭,结果又一次被沈临川拉住了胳膊。

“???”

她抬起头,眼里是真真切切写满了疑惑。

沈临川咬牙,冒着可能挨揍的危险,低头小声道:“钱我已经帮她赔了,你千万别动手了,她那个小身板,可挨不住你一拳,万一出了什么事就麻烦了……”

许锦薇:“……”

她这下算是明白了,合着沈临川刚刚冲过来,是觉得她伸手是想要打人?

她看着对方稚气未脱但已显出帅气轮廓的脸,还有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内心也是一阵无语。看起来挺聪明帅气的男孩子,怎么脑回路如此的……不同寻常?

许锦薇看着他,然后伸出食指,在对方如临大敌的紧张眼神里将手指转了一圈,指向地面,“我,捡饭盒。”

沈临川:“……”

沈临川:“……哦。”

他看着许锦薇弯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饭盒,只觉得面上一阵发烫。

而周围的人已经都惊呆了。

从沈临川他们穿着打扮上就能看出来他们应该就是最近非常出名的转学生,算是学校里的话题人物。而现在,一份简简单单的盒饭,竟然能卖到四两肉票加五毛钱,这个一向不怎么讨人喜欢的胖子还被沈临川另眼相待、举止亲密?

一时间,众人对于两人的关系产生了诸多揣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