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chapter 015

    第15章暗示-下

申请独生子女证就代表着要向国家承诺终生只有一个孩子,国家发放补助之前肯定会审核申请人是否符合相关要求,郑萍是完全符合条件的,可许军就不一样了,他不仅结过婚,还和前妻有一个儿子。虽然他能够骗过郑萍,可他不可能骗过国家,只要上面一审核,他隐瞒婚史的行为就会彻底的暴露出来。

许锦薇的目的就是揭露他曾经结过婚,这么多年一直在外面养着那对的事实。

当初郑萍刚生完许锦薇的时候,许家的人都嫌弃她没能给许军生个儿子,再加上许锦薇因为早产的关系一直病怏怏的,许家人都希望郑萍能放弃这个孩子,调养好身体再给许军生个儿子,许军自己也是很嫌弃这个病秧子女儿。

可郑萍却是坚决不同意,因此和许家人闹得相当不愉快。

而刚巧就在那个当口,许军的前妻王秀娟带着他们的儿子找了过来。王秀娟在和许军离婚后就病倒了,直到半年后才发现自己怀了孕,因为月份大了,只能无奈地生下来,发现是个男孩,因此许军的儿子比许锦薇还要大半岁。王秀娟一个人实在无力负担孩子的抚养费用,最后只能带着孩子来城里找许军。

这个送上门来的儿子自然让许家人欣喜,就连许军也是高兴的,于是他把王秀娟和儿子安排在许家老宅里,由许家二老和二姐许燕一起照顾。

许家人终于消停了,也不反对郑萍辞职照顾孩子了,郑萍只以为是丈夫维护了她们母女,从此之后对许军越发死心塌地。可她哪里知道,是王秀娟和她儿子的出现,才让许家人安静下来,不再吵着闹着非要郑萍再生一个儿子了。

一开始许军看重的只是这个与他血脉相连的儿子,对一身土气的王秀娟没有什么想法,对于郑萍这个勤劳贤惠又长得漂亮的妻子还是很满意的。

但是自从郑萍做了胸部切除手术之后,许军就借口许锦薇长大了,开始和她分床睡,对她的态度也逐渐冷淡。而这时候许军的前妻王秀娟已经在城里生活了几年了,有许家人的贴补,她不需要再下地干活,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照顾自己的儿子。耳濡目染着城市里的人的生活习惯,摆脱了一身的土气,就连皮肤比以前要光滑白净些了,再稍微打扮打扮,看起来倒也像是个城里姑娘了。

许军往许家老宅去的次数开始慢慢变多了,一来二去的,就又和前妻勾搭上了。但是许军顾忌着离婚可能会损害他身为人民教师的形象,进而影响他的事业,所以没有和郑萍提出离婚,继续把人养在外面,每每夜不归宿,都是为了去陪伴那个女人和儿子。

虽然说这件事的真相对郑萍来说可能很残忍,但长痛不如短痛,她相信郑萍是一个坚强勇敢的人,或许她会因此伤心和难过,但最后一定能够重新站起来的。而她作为郑萍的女儿,也会永远在她的身边,陪伴和守护着她。

许锦薇沉默着吃完了饭,眼中闪出一片坚定。

这个家,很快就要变天了。

*******

因为成功地给渣爹挖了一个坑,许锦薇的心情大好,这会儿吃着郑萍特意为她制作的青椒猪肝面,简直幸福感爆棚。

作为汤底的筒骨汤是郑萍熬了一个下午的,看起来浓稠醇厚,已经熬成了半透明的白色,就连骨头里骨髓的油脂全部都被熬了出来。手擀的面条充分吸收了汤汁的美味,鲜香入味,嚼劲十足。更不用说还有青椒炒猪肝这美味的浇头,猪肝被酱油染成漂亮的红褐色,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做法,吃起来口感竟然非常滑嫩,并且随着咀嚼,能够感受到酱汁在口中迸发,一点点腥味都没有。青椒也完全吸收了酱汁和猪肝的味道,除了青椒本身的甜味之外,还增添了浓郁的咸香。

许锦薇连一点汤汁都没有浪费,全部都喝光了,就连筒骨都用筷子夹出来吮得干干净净。

吃过了饭,郑萍就又开始忙碌了,除了鸡之外,还有大量的食材需要处理,洗碗的事情就只能交给许锦薇,让她拿下楼去洗了。

郑萍在厨房里忙碌着,根本没有注意到许锦薇这边,也就不知道她压根没有下楼,直接在卫生间里就把东西都给洗完了。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她们家卫生间特别的小,换成别人洗碗什么的是绝对挪腾不开的,但许锦薇不一样,她只需要控制一团水球,从这些锅碗瓢盆的表面快速滚动一番,就能够将油污全部吸出来,连洗洁精都不需要用,洗东西的速度堪称一流。

“妈,我来帮你吧。”洗完碗,许锦薇把碗筷收好,然后就进了厨房。一个人要做十六个人的饭可不容易,有个人帮忙总是好的。

“不用了,囡囡你去写作业吧。”

“作业我在学校都已经做完了,还是我来帮你吧。”许锦薇倒不是在说假话,初中的作业对于她来说实在太简单,随随便便花个半小时就做完了。

郑萍拿许锦薇没有办法,只得让她进厨房一起忙活。

不得不承认,多了一个人打下手,郑萍确实轻松了许多,而且许锦薇做事利索,洗个土豆,切个丝什么的,根本难不倒她,就连给鸡放血和用热水脱鸡毛这种事,她也做得非常顺手。

郑萍看着,又是开心,又觉得讶异。自家女儿一向很少进厨房,更不用说杀鸡了,可是看她现在的动作,熟练程度竟然比她也不遑多让,“囡囡,这杀鸡你是怎么学会的?”

“看得多了就会了呗,又没什么难的。”许锦薇不甚在意地回答。

她在末世里捕杀过的变异兽成千上万,连体型有大象那么大的猛兽也杀过不少,宰这么只鸡更加不在话下。

郑萍心里挺高兴的,女儿看起来在厨艺方面还是挺有天赋的,许多事情看她做一遍就能学会,刀也用得挺好。她倒是不指望女儿以后能在厨艺方面有多大造诣,但至少必须得会做饭,免得以后成了家,被婆家挑剔。

因为没有提前准备,所以家里可用的食材比较有限,分量最多的当然就是土豆了。郑萍最近每天早上改卖土豆饼,所以家里的土豆足有七八斤,刚好可以拿来和这只公鸡一起炖了,做一个红烧土豆鸡块。另外做一个土豆焖饭,再加一个素菜,应该就差不多了。亏得她今天回来的时候买了一颗卷心菜,拿来做个糖醋卷心菜倒是不错。

母女两个忙活到晚上十点钟,总算是把明天的饭菜都做好了。她们把蒸好的土豆焖饭放进饭盒里,铺在最底层,然后在上面逐一放上三道菜,并整整齐齐地摆放好,卖相看起来居然还挺不错的。

因为要做十几个人的份,所以郑萍准备的食材比较多,装了足足二十盒饭之后,土豆焖饭居然还剩了一些。

“明天的早饭有了。”郑萍把多出来的土豆焖饭全都仔细收好,准备留到明天再热一热当早饭吃。

把东西收拾好之后,许锦薇以为她们该睡了,没想到郑萍又开始烧水了。

“妈,你这是干嘛?”

“把粥熬上,明天早上还要摆摊呢。”

“妈!摆什么摊啊!明天把这些盒饭卖了都够了!”许锦薇可心疼郑萍了,摆摊实在辛苦,每天风吹日晒的,多累得慌,还不如卖盒饭的利润高,又省心。

她盘算着等郑萍和许军离婚之后,她们就从这个破房子里搬出去,这里的邻居除了王奶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郑萍在这里住着也不开心,而且相信以许军的抠门程度,也不可能会将这边的房子拱手想让。

不过这样正好,到时候她们娘俩就去学校附近租一个门面房,既能开店做生意,又能解决住宿问题。

至于租金当然是从许军那拿了,他身为大学老师,离了一次婚倒还好说,但是如果他离了两次婚,而且是因为在二婚婚内和前妻纠缠不清的事情传出去,他恐怕连工作都保不住。

许锦薇可不打算简简单单离个婚,她们母女净身出户,那可太便宜许军了。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许军做的这些腌h事,大可以拿来当作把柄,让他再吐点好处出来,算作对郑萍这么多年来的委屈的补偿。相信他为了保住工作,一定会选择息事宁人,就让他这一次性地把这些年他从郑萍这里要走去贴补前妻母子的钱,统统都吐出来!

“不摆摊了,这怎么行?”郑萍可不知道女儿心里在盘算些什么,她担心那些学生对于这些盒饭只是一时好奇,并不能做长期的买卖,毕竟五毛钱一份的盒饭,也不是人人都能吃得起的。还是保险一点,继续出摊更为稳妥,也能多点收入。

“妈,你就听我的吧,明天好好歇歇。”许锦薇拉着郑萍撒娇道,“要是明天接不到单子,你后天再出来摆摊也来得及啊。”

郑萍还想再说什么,就看女儿晃着她的手臂,哀求地望着她。

“这……”她看着女儿的眼,心下一软,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好吧好吧,就听你的。”她本来就拿这个心爱的女儿没有任何办法,见女儿难得撒娇的样子,就更忍不住妥协了。

她熄了炉火,和女儿一起洗漱完就躺到了床上。

这还是她头一回那么早睡觉,竟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但愿,但愿这个盒饭生意能做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