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chapter 018

    第18章离婚-下(二更+三更)

许锦薇再度带着钱和粮票满载而归,可她踏入楼道的时候,却立刻察觉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家里别说灯光了,就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按理说这个时候,郑萍已经在厨房做饭了才对。

可现在,什么也没有。

许锦薇心中一跳,隐隐产生了不好的预感,她拔腿便朝楼上奔过去,甚至用上了异能。

“妈?”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因为是异能者,许锦薇眼神好得很,黑暗中也能视物,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就看见漆黑的屋子里,郑萍一脸惨白地坐在床上,两眼无神而空洞。

“妈!你怎么了妈?!发生什么事了?”看到郑萍这副模样,许锦薇吓得心脏都漏了一拍,她一下子打开灯,快步跑了过去,一把握住了郑萍的手,连声追问道。

陡然亮起的灯光让郑萍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听见女儿的声音,郑萍涣散的眼神终于慢慢有了焦距。

“我……”一开口,声音就哑得厉害,而且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许锦薇握着她的手不自觉地用力,“妈!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我……”郑萍张了张嘴,终是忍不住一把抱住女儿,低低地哽咽出声。

她是通过相亲认识的许军,初次见面就被他周身温文尔雅的书卷气所吸引,许军也喜欢她的温柔和美丽。婚后的生活虽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完美,也缺少了些浪漫和柔情,但她只以为平平淡淡才是真,只以为自己是幸福的,以为她的丈夫虽然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但关键时刻非常靠得住。

她生许锦薇的时候,许家二老还在,看到她生了女儿之后别提多么的失望,天天吵着要她放弃病秧秧的女儿,重新替他们家生个能传宗接代的儿子。那段时间她承受了莫大的压力,而她的丈夫竟然愿意为了她和女儿,与他的父母抗争,保护了她们母女,这让她非常的感动,她以为,这就是男人最大的责任感,能给出最温柔的爱意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后来她辞职在家照顾孩子,没有任何收入来源,丈夫也从来没有抱怨过,再之后许军以孩子渐渐长大,再和他们夫妻睡一起不太合适的理由,提出分床睡,他自己睡一个小床,让妻子和女儿睡大床,她也从来没有怀疑过,还以为是丈夫的体贴。

一直以来,她都为了这份想象中的丈夫的“宠爱”,勤勤恳恳地为他操持家务,相夫教子,也从来没有提出过一句怨言,无条件地承担许军的所有情绪和要求。

她以为自己让他受委屈了,她一直努力地想要回报这份“温柔”。

然而直到今天,她才明白,她以为的一切,她自以为的美满家庭,竟然全部都是假象。她全心全意信赖着的丈夫从来都不是她想象中的模样,是她太傻,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这个男人的真心,从来自觉为他找出天衣无缝的借口,沉浸在那虚假的美梦当中。

可现在,梦醒了。

这么多年,许军一直都对他的“外甥”照顾有加,甚至比对自己亲女儿还好,她也只当作是他与二姐关系好,当他重情,当他单纯只是喜欢这个很像自己的外甥,也曾多次自责过自己没能满足他的心愿,给他生一个男孩。

只是谁能想到呢?不是她想象里的外甥肖舅,也不是她想象里任何一个让她自责惭愧的理由,许扬竟然是她的丈夫的亲儿子呵!

她的丈夫,这么多年来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她的愧疚,享受着她自作多情的一切讨好,却是一边在她这里当着皇帝,一边在外面养着其他的女人和孩子!而且对方与许家的关系更加亲近,看起来好像那个被明媒正娶回许家的人不是她郑萍,而是那个女人一样。

许扬的年纪,看起来似乎比许锦薇还要大一点吧。

郑萍只一下子恍然,原来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竟然活得像个笑话。

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和痛苦全部都发泄出来一般,郑萍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停下,许锦薇觉得自己肩膀那一块已经全部都湿透了。不过她根本顾不上去想那些,只等郑萍的情绪平复下来,才再次开口问道:“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郑萍哑着声音,慢慢地将她今天所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许锦薇听完简直目眦欲裂,如果许军现在在这里的话,她恐怕根本会直接冲上去将人狠狠揍上一顿!

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陆琳琳,所以对于炮灰许锦薇的身世只是简单地一笔带过。她看小说里的简单介绍,就觉得这个爹已经够渣的了,却没想到更渣的还在后面!他们许家上下,居然联合起来把郑萍骗得团团转,许军用儿子冒充侄子,光明正大地疼爱,甚至还趁着过年好几次把人带到郑萍面前过。郑萍不知底细,还真把许扬当成侄子,又是送红包,又是送礼物。现在想来,真是恶心得令人想吐!

事情比她想得还要恶劣,郑萍也已经发现了真相,那就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许锦薇沉下脸,蹲下来让郑萍看着自己的眼睛,认真道:“妈,离婚吧。”

“离婚,对,我要离婚!”郑萍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神却是无比的坚定。

见郑萍已经对渣男完全死心,许锦薇也就放心了。她安抚住了郑萍的情绪,转而进了厨房,人是铁饭是钢,不管怎么样,饭还是要吃的。郑萍今天情绪不稳,她也不舍得她再做饭,于是今晚就由她来做。

她独自在末世生活了那么多年,当然也是会做饭的,只是那个时候物资紧缺,环境也十分恶劣,填饱肚子才是最紧要的事情,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口味不口味的问题,她那个时候的水平,最多就是把饭菜弄熟罢了。但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异能的关系,她有着极其强悍的精神力,这也导致她的记忆力超群,堪称过目不忘,所以她相当完美地复制出了郑萍之前做过的红烧狮子头和手擀面。

虽然说时间有限,没用筒骨汤做汤底,但用异能水加上红烧狮子头的汤汁冲出来的汤底也是美味非常。

美味的食物对心灵有着抚慰作用,郑萍在尝过女儿的手艺后,忍不住夸奖了她几句,母女两个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心情都平复了许多。

“妈,你累了就早点休息吧,这里我来收拾。”

“好。”郑萍也没有推拒,她必须养足了精神,后面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幸亏接下来的两天都是周末,否则以郑萍现在的状态,肯定是做不了饭的。

********

许军故意晾了郑萍两天,就觉得差不多可以回去了,郑萍一向在乎他的想法,这一次他的态度如此强硬,她应该已经开始慌了,自己回去再软硬兼施地表明一下态度,她应该就会放弃了吧?

他和郑萍结婚那么多年,自然也有不少争吵的时候,但几乎每一次退让的都是郑萍。至于摆摊的事情,虽说郑萍一意孤行,可后来也向他道歉了,而且他当时反对的态度也不是太激烈,所以他认定这一次郑萍也会退让的。

许军堂而皇之地回了家,家里跟他离开之前没什么区别,依旧是小而整洁的样子,郑萍一向很会料理家务,这也是他非常满意的一点。

“我回来了。”许军径自进了厨房,郑萍果然在里面忙碌,地上放着一堆铝制饭盒,许军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还是搞了这个东西?!”

郑萍没有出声。

似乎是觉得自己太严厉了,他稍微放缓了语气,纡尊降贵地决定给妻子一点点甜头,叹着气道:“盒饭的生意你要搞就搞吧,但我先说好,亏了的钱你自己想办法,可别来找我要。”

郑萍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目光冷静地望着他,脸上没了以往的那种微微带些讨好的笑意。

许军一无所觉,自认为已经作出了让步,于是便转而道:“独生子女证的事情你就别想了,我有我的想法,你做盒饭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也别抓着这个事不放了。”

言下之意,就是说郑萍要是再说办证的事情,就是她的不懂事了。

郑萍张了张嘴,在许军的注视下,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许军也不在意她的沉默和反常,只照常将外套和手里提着的水果袋子扔到桌上,他大爷似的往椅子上一坐,理所当然地吩咐道:“我带了点水果回来,你去洗一洗,一会薇薇回来我们一起吃。”

这一次妻子没有像平时一样地乖巧应答。

他正疑惑间,就听到从厨房传来轻微却坚定的声音:“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许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许军,我们离婚吧。”郑萍冷着一张脸,连称呼都改了。

“为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发展让许军完全懵了,他想不通,不可置信道,“因为我不同意你卖盒饭?还是因为我不同意办那个独生子女证?我告诉你了,不是我不愿意办,而是户口本一时半会找不到……”

见他还在那里骗她,郑萍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点,却是满眼的荒唐凄凉,“是找不到,还是不愿意找?”

“当然是……”许军的话在接触到郑萍通红的眼睛时戛然而止,他的心中隐隐产生了一种猜测。

但是他又不敢相信,那件事他明明隐瞒得非常好,郑萍一个除了摆摊就是在家做饭的家庭主妇,是从何得知的?

只看着丈夫的脸色变幻,郑萍便能猜到他的想法,也因此更加心冷几分,她轻声道:“怎么不继续说了?反正我很好骗,不是吗?”

许军鼓着眼睛,伸手指她,“你、你……”

看了看时间,女儿也差不多快要从书店回来了,郑萍便也不打算再和许军绕圈子,“该知道的我已经都知道了,前天我去了一趟老宅,想要找你问个清楚……”

一听到老宅,许军的心顿时往下沉了沉,不过他的心中还有一些侥幸,希望郑萍应该只是知道了动迁的事情。

“你听我解释,老宅的房子是我爸妈盖的,拆迁了之后自然是兄弟姐妹都有份,我也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我只是怕你不同意……”

郑萍冷笑一声,“哦?那你再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许燕会叫一个陌生女人弟妹?许扬又为什么叫她妈妈?”

许军怎么也想不到,郑萍竟然会发现王秀娟母子两个!

“阿萍,那个女人是我的前妻,我和她离婚后,她发现自己怀了孕,后来才带着孩子来投奔我,到底是我的亲骨肉,我总不能不管他啊!我知道隐瞒婚史是我的错,可我是爱你的啊!”许军还在试图垂死挣扎。

“呵呵。”郑萍嘲讽一笑,“你所谓的爱,就是把儿子当成侄子光明正大的带到我面前?你所谓的爱就是时不时的夜不归宿?你不回来住的那些晚上,你真的是在学校吗?一个大学教师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会忙碌到夜不归宿的地步?要不要我去你学校好好问问你的领导,你们学校的值班制度到底是什么样的?”

郑萍可不会上他的当,以前她当局者迷,或许看不透,但现在她已经彻底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虚伪。

许军顿时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了。

和郑萍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他自然也是对郑萍有所了解的,郑萍从来不是个笨女人,甚至还相当聪明,他之前敢那么有恃无恐,都是因为他知道郑萍有多么爱他,人都是有侥幸心的,郑萍之前相信他,所以他说什么都不怀疑,甚至还会帮他补好谎话中的漏洞,以此来安慰自己。

可是现在她已经亲眼所见,再藏无可藏,她还会再自欺欺人吗?

在发现了他的隐瞒后,郑萍之前有多么爱他,现在就会有多么恨他。

“没有回旋余地了吗?”看着郑萍的表情,许军竟然心里觉出几分不舍,他抖着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上了,用力地吸了几口,才沉声道,“那就这样吧,现在的房子……”

郑萍打断他,“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归我,女儿也归我,另外我也去打听了你们那套老宅的拆迁补偿方式,两套房加一千块钱,我要分一半。”

这是她和女儿这两天多方打听后作出的决定,这么多年她一点点好处也没有收过许家的,现在要离婚,她不可能再净身出户,他是正妻,是光明正大在派出所登记过,摆了酒席领了证的合法妻子,那她就要拿到法律规划给她的应有的那一份,总之——绝对不能便宜了许军和他那对妻子!

“什么?!”许军一听顿时炸了,“你的心也太黑了吧?你怎么不去抢?”

他本来只想着,让郑萍母女继续能住在这里,顺便也给他做做饭,毕竟也是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妻子和亲女儿,他每月再给她们十几块钱当作赡养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相当大方。

谁想到,郑萍竟然如此狮子大开口!

当初他上山下乡的时候去了皖南,在那边和前妻王秀娟结了婚,虽然说没有领证,但也是在当地派出所登记过的,后来回城的时候又办了离婚手续。因为当时年代较早,加上又是异地,手续不正规,所以许军的个人档案里没有记录他的婚史,使得他能够成功隐瞒那么多年。

后来王秀娟带着儿子找过来了,许军就把他们母子安排在了许家老宅里。许家老宅是个二进的小院子,许家三姐妹陆续出嫁,许家二老过世的时候,把这套房子留给了许军。这老宅子虽然破旧了点,但修一修还是能住人的,他二姐许燕的老公因病过世了,她一个人生活也是艰难,许军干脆就让许燕搬了回来,一方面和王秀娟母子互相也有个照应,另一方面也能帮自己遮掩一下。

许燕和弟弟感情本来就好,又没有孩子,对这个侄子就跟亲儿子似的。

可儿子渐渐大了,上学需要办户口,许军正发愁要怎么办的时候,许家老宅居然动迁了。除了一千块钱之外,还分到了两套对门的房子。

他倒是也没独吞好处,把一千块钱平分给了大姐和三姐,剩下的两套房,一套送给了他二姐许燕,另一套还是给王秀娟母子住。又趁着动迁改户口的时候,花了点钱,把儿子的户口也给加了上去。因为刚好这两套房子是对门的,方便她们继续互相照应着。

许军的做法让许家三个姐姐都非常满意,对弟弟和弟弟唯一的儿子更加亲热起来。所有人都从中得到了好处,唯独只有许军真正的妻子郑萍被蒙在了鼓里。郑萍自从因为女儿的事情和许家人闹翻后就再也没去过老宅,所以她对这件事完全一无所知。

在许军许诺以后会把房子和财产都留给儿子之后,王秀娟一直都安安分分的,一心扑在儿子的身上。这么多年,竟然就这样被许军顺顺利利地给瞒了过来,许军也就越来越放松和适应这样的生活了。

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隐瞒了那么多年的事情,竟然就因为一个独生子女证而曝光了。

现在郑萍要跟他分财产,可是东西都已经分了出去,他上哪来弄这些东西给她?!

作者有话要说:  爆肝更完了……累趴……本章发200个小红包吖~~前面还有一章,不要漏看了~~

===============

推一下基友的文文,《我是校霸他亲妈》作者:墨西柯

柴美涔,单身母亲一枚,儿子挺帅就是有点“皮”。

突然一天醒来,柴美涔发现自己变回了十六岁时的样子!美貌犹在,还没发福,发量惊人。

不缺钱,有时间,她决定转去儿子学校做儿子的同班同学,督促儿子好好做人。

校霸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她妈!

平时没少听母上大人吹牛逼,说她年轻的时候绝代风华。

结果突然有一天,母上大人变回十六岁的样子,还真特么怪好看的?

母上大人缓冲了一阵子发现变不回去了,突发奇想转学来了他的学校做他的同班同学!?

那之后…

令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拎着棍子准备去打架,被新转来的校花一巴掌扇回去写作业了。

校霸在校花的注视下,笑容僵硬地对全校宣布:“从今以后,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做一个科学家。”

校霸放出话来:“谁敢泡她,就跟对着我骂‘干你妈’是一个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