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hapter 004

    第4章同学

许锦薇来到教室的时候,班级里的学生大部分都还没有到,她的位置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估计现在学校的老师也是遵循了好学生坐前面、差学生坐后面的原则。

这间教室比较老旧,破旧的木头桌椅加一块黑板,就是整个教室的全部设施了。许锦薇觉得座位这样安排倒也挺好,她可一点也不想坐在第一排吃粉笔灰。

她坐在位置上,露出了有些怀念的神情,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还有重新坐在课堂里的机会。末世降临的时候,她才十七岁,像每一个年轻的少年一样,一边为学校的功课而抱怨,一边对于未来充满着向往,当时她还和好友们一起商量着以后要读哪所大学,然而末世的突然到来毫不留情地摧毁了这一切……

“哟,死胖子来上课了?”突然响起的嘲讽声将许锦薇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说话的是几个模样痞气的男孩子,他们从教室门口一路走到许锦薇前面一排的位置,当许锦薇抬眼看去的时候,他们便故意摆出挑衅的样子,等着看她如同以往那般露出那种要哭不哭的表情来。

然而许锦薇只是掀了掀眼皮,连个正眼都懒得分给他们,像这种喜欢没事找事的蠢货,她在末世见得多了,相比之下,这几个小毛孩的水准实在是太低了,她一点被激怒的感觉也没有,甚至还有几分想笑。

“靠!死胖子,你什么意思啊?!”没有得到预想的像平常那样的回应,感觉到落了面子,其中一个男生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顿时令教室里已经坐了大半的学生们都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反而弄得这些男生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毕竟他们几个男的找一个女孩子麻烦确实是有些丢人,可是让他们就这么算了,又咽不下那口气。

“交作业了!”正当他们骑虎难下时,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短发女生从门口走了进来,许锦薇根据原主的记忆,知道她是这个班级的班长潘丽雯。

“哼,算你走运!”那几个男生立刻扑回了座位上,拿出作业本疯狂地相互抄了起来。

托生病请假的福,许锦薇并不需要交作业,于是她拿出了课本,看了起来。这个时候的教育水平不高,课本几乎没什么难度,许锦薇随意翻看了一下,就没什么兴趣地放下了。

临上课前五分钟,教室里忽然地静了一下。许锦薇也跟着其他人一起抬起眼,朝着门口望去,不是她想象里的老师来了,而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蓝色运动裤的男生。他的面庞虽然还带了些稚气,但五官已经显出英俊的轮廓来了,就连身高也比教室里的这些个小男生要高出一大截,往教室门口这么一站,把本来寻常的教室也衬出了偶像剧般的光彩。

当他双手插兜,不疾不徐地从门口走进来的时候,几乎全班的女生视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然而少年只是目不斜视地一路走到了教室最后排,坐在了与许锦薇相对的另一个角落,把书包随意甩在课桌上,就直接趴下去了,瘦削的肩胛骨在单薄的衬衣下撑出冷淡的起伏。

“沈临川……交、交作业了……”潘丽雯脸颊微红地走到他的课桌前。

“没做。”

“那、那我借给你,你抄一下?”潘丽雯微微抿了唇,主动将自己的作业本递了过去。

但沈临川却并不领情,不耐烦地将头撇过去,“不需要。”

潘丽雯咬了咬唇,眼睛里升起一点泪意,强忍着低头离开。

“哈哈哈,沈公子威风不改啊!”虽然说沈临川才转学过来没几天,但大家都知道他家世不凡,加上一身贵公子的气质,所以班级里有不少人都会戏称他一句沈公子。

“也就沈公子敢这么和班长说话了吧?”

“有什么办法,连老师都不敢管沈公子,班长算什么?”

几个少年低声调笑了几句,在沈临川面不改色的无视中又低下头继续补作业去了。

因为离得近,许锦薇不可避免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看向沈临川的视线变得有些复杂。

他转学过来的第三天,原主就落水了,所以除了个名字,原主可以说对他是一无所知,但许锦薇却不同,她知道沈临川这个人的来历。

沈临川其实是小说男主沈临海的哥哥,他的名字在整本小说里只出现过三次,作者几乎没有怎么详细描述过他的事情,她只知道他是因病死于高二的夏天,然后男主就成为了沈家唯一的继承人。与自己相比,沈临川的这个出场频率,恐怕连男配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个跑龙套的路人甲罢了。

很快,上课铃响起,戴着眼镜的中年女老师缓步走了进来,她的眉头紧紧地皱着,两颊颧骨很高,看起来就十分严厉。她一进入教室,整个教室就安静了下来。

“上课。”

这位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姓朱,教的是语文,讲课的速度不紧不慢,但视线却仿佛盯着小鸡的老鹰一般锐利,时不时地会抽人起来回答问题,在这种随时都可能被提问的环境下,根本就没有人敢开小差,就连那几个刺头少年也都乖乖坐直了身体,只除了……沈临川。

沈临川从头到尾一直趴着睡觉,仿佛根本听不到周围的声音。而那位严厉的朱老师,也仿佛看不到最后一排有个学生在打瞌睡一般,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往沈临川的方向瞥上一眼。

不过许锦薇对此并不觉得意外,毕竟沈临川的父亲可是省级高官,这一次沈临川会在初三这种时候转学也是因为他的父亲又晋升了,他的亲舅舅更是八十年代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是上过好几次报纸的万元户,想必这位朱老师也是有所耳闻的。

“现在检查昨天让你们背诵的课文。”朱老师皱着眉,开始抽学生起来背诵。

她先点了班长潘丽雯,在她声情并茂地流利背诵后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抽其他的学生起来背诵。前头几个基本上都磕磕巴巴地背了下来,后面背不下来的则都被朱老师狠狠数落了一顿,然后给叫到教室门口罚站去了。

“许锦薇。”

许锦薇前两天发烧请了病假,根本就没来上课,按道理抽背课文这种事根本轮不到她头上,不过朱老师可能并不记得这种小事,所以许锦薇也没打算为此争辩。

她施施然站起身,口齿清楚而流利地将那篇课文给背诵了一遍,流利程度丝毫不比那位班长差。她怎么说也是个异能者,精神力比普通人要高出许多,记忆力自然也不遑多让,虽然她没有学过那篇需要背诵的课文,可听这些学生反复背诵了几遍,她就也学会了。

朱老师看向许锦薇的眼神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然后点了点头,又继续叫下一个学生了。

下课之后,学生们都三三两两拿起自己带来的饭盒朝外走去,许锦薇知道她们是要去食堂蒸饭,她便也把自己的饭盒拿了出来。

“薇薇,你怎么还坐着啊?快去食堂蒸饭啊!”陆琳琳在隔壁班上课,下课之后就过来喊她一起去食堂,她的身边还跟着三个女生,应该都是和她关系不错的同学,手上都拿着铝制的饭盒。

“马上来!”许锦薇应了一声,便拿着自己的铝制饭盒跟在陆琳琳她们身后朝食堂走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真是的,动作那么慢,让我们等那么久。”

“就是嘛,都不知道自觉过来找我们,去晚了饭盒只能塞在上边一层了!”几个女生忍不住抱怨了起来。

“好啦,薇薇她也不是故意的。”陆琳琳替许锦薇分辩了一句。

“琳琳你的脾气真是太好了。”那些女生们还是很给陆琳琳面子的,有她开口,也就不再揪着许锦薇的事情不放,很快就开始聊起了别的内容。

许锦薇沉默地跟在她们身后,没有加入她们的话题的意思。这几乎是原主校园生活的常态,除了表姐陆琳琳之外,学校里的所有人都排斥着性格内向又身形肥胖的她。

学校有教职工食堂,学生们也可以花钱在这边打饭,但大部分家里条件一般的学生都是自己带饭过来,趁着第一节下课的时间到食堂那边的组合蒸炉去蒸饭,这样等中午下课的时候,就可以去食堂领到热腾腾的饭菜了。

如果许锦薇并未继承原主记忆的话,在学校的生活恐怕会有点麻烦,毕竟小说里也不会连这些细枝末节都进行描述的,如果露出什么马脚就麻烦了。

回到教室后,许锦薇的视线只随意一瞟,就发现沈临川还在睡觉,不管周围再吵再闹,都仿佛影响不到他一般。

真是个怪人。

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转眼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许锦薇!动作快点!要不然食堂没位置了!”之前一起去蒸饭的女孩在门口高声叫道。

在女孩们的催促下,许锦薇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跟着她们去了食堂,虽然说她的书包里压根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了。

教职工食堂不大,一半是留给老师和花钱买饭吃的学生的,另外一半才是给其他学生吃饭用的,能够让她们坐的座位并不多,要是不提前占位置,一会她们就只能去外面花坛那边坐着吃了。那里人来人往的,被人看着吃东西总觉得别扭,一般只有大咧咧的男生才会去那边,也难怪她们会那么着急了。

“琳琳,你们快去占座位,我和许锦薇去拿饭盒就行了。”一个叫徐佳妮的女生开口说道。

“行,你们快点回来啊!”陆琳琳说着,就和另外两个女生一起说说笑笑地去占位置了,从头到尾没人询问过许锦薇的意见。

许锦薇也懒得和这些小女孩计较,跟在徐佳妮身后去把拿饭盒了。为了怕拿错饭盒,每个人都在饭盒的盖子上做了标记,陆琳琳的饭盒上用彩色水笔画上了一颗红色的爱心,许锦薇和其他人的饭盒上是用小刀刻好的名字,五个人的饭盒放在一起,非常容易辨认。

“我拿这两个,剩下的你来拿。”徐佳妮说完就拿出了一块厚厚的棉布,把自己的和陆琳琳的饭盒放上去,然后勾唇朝许锦薇露出了一个恶意的笑,就直接转身离去了。

许锦薇顿时明白了,徐佳妮她们是故意的,她们几个一向对许锦薇没什么好印象,愿意和她一起吃饭,也不过是看在她是陆琳琳表妹的面子上,但私底下可没少欺负原主。铝制饭盒那么烫,没有托布的话根本没法拿,她们那么着急催着她过来,让她来不及拿托布,然后又强拉着她过来拿饭盒,根本就是想要整她。

如果是原主,恐怕还真的就被她们得逞了,不过现在嘛……呵。

许锦薇在掌心凝出一层薄薄的水膜,然后直接拿起三个饭盒,就转身朝座位的地方走去。她对于异能的掌控能力早就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用水来隔热这种小事,对她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徐佳妮她们几个正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朝着门口张望,看到许锦薇就这么用手直接托着三个热气滚滚的饭盒走了过来,不由露出诧异之色。

“许锦薇,你不觉得烫吗?”一个女生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觉得啊。”许锦薇微微勾唇,将另外两个饭盒递了过去。

恶作剧没能成功,几个女生失望地撇了撇嘴,掀开饭盒准备吃饭,为了方便携带,她们吃饭的勺子都直接放在了饭盒里。

陆琳琳带的饭应该是她们五个人里最丰盛的一个,两个鸡蛋大小的肉丸子,一个卤蛋和开胃的酸辣白菜,再配上香喷喷的白米饭,光是看着就几乎要让人流出口水来。要知道现在的猪肉可是贵得很,不光要钱,还得花肉票,普通人家一周能吃个一两回都算是好的了。

“我可吃不下那么多,分给你们一些吧。”陆琳琳说着,就把一个肉丸子用勺子给分成了三份,然后分给她身旁的几个女生。

“啊,琳琳,你真是太好了!”另外三个女生家里条件一般,基本上带的都是素菜,分到肉丸子之后顿时眉开眼笑。

“薇薇,要不然给你吃个蛋吧?”陆琳琳用勺子挖起了那个卤蛋,朝许锦薇的方向递了过去,引得旁边三个女生都露出了嫉妒的眼神。

“谢谢。”许锦薇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有吃的干嘛不要?

许锦薇打开自己的饭盒,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一份蛋炒饭,估计是郑萍心疼她身体刚刚恢复,特意为她炒了一份蛋炒饭。金黄色的蛋炒饭中点缀着碧绿的葱花,蒸过之后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清香,饭盒的边上还放了一些郑萍自己做的酱萝卜,吃起来清脆爽口,十分下饭。

“哇,蛋炒饭!是大姨做的吗?我可以尝尝嘛?”陆琳琳看着许锦薇的饭盒,忍不住舔了舔唇。

“……可以。”看在卤蛋的份上,许锦薇忍着心疼,分了陆琳琳一些蛋炒饭。

“我们也要!”徐佳妮她们忙不迭地把饭盒推了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许锦薇饭盒里的炒饭,显然她们很清楚许锦薇母亲的手艺有多好,以前应该没少从她这里分东西吃。

“不好意思,我胃口大,有点不够吃。”许锦薇可不惯着她们的臭毛病,直接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重活一世,许锦薇如今最在意的恐怕也就是吃这件事了,什么都不付出就想从她这里得到食物?想得美!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给就不给!”徐佳妮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口吃起了饭。

“就是!小气鬼!”

许锦薇对于她们的话充耳不闻,只顾着埋头吃自己的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