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chapter 037

    第37章露馅

柳舒云眼睁睁地看着陈弘文带着沈临川和两名公安进了医生办公室,便开始有些坐立难安起来。她忍不住去想,陈弘文和沈临川这对叔侄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他们带着公安去找医生又是要做些什么?

没过多久,医生就和陈弘文他们走了出来,一脸严肃地道,“我这就去安排血检,如果真的有投毒可能,一定能够查验出来的。”

听到‘投毒’两个字,柳舒云的脸瞬间变得煞白。

陈弘文点了点头,又开口说道,“顺便也给我侄子做个血检吧,他小时候虽然有心脏病,可手术很成功,我陪他在国外呆了几年一直都是健健康康从来没有犯过病,回国之后病情却开始出现反复的情况实在有些可疑。”

“可以。”医生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反正验一个也是验,验两个也是验。

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加上医院楼道非常安静,所以柳舒云听得一清二楚。

陈弘文微笑着看向柳舒云,语气和缓地道,“夫人的脸色怎么那么难看?莫非也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一起验一下?”

“不、不必了,我没事。”柳舒云笑容僵硬地婉拒。

她终于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做事太过冲动。以往沈临川每次发病,都会在床上躺好些天,坐实了他身体虚弱,命不久矣的可能。谁知道前天他发病后,晚上竟就能好端端地坐在饭桌前吃饭了,后来沈展鹏回来听说了这件事,还感叹了一句他的身体终于好起来了。

这怎么能行?他的身体怎么能够好起来?他要是康复了,那她这么久以来做的这些,岂不都白费功夫了?她记得哥哥说过,药如果吃得久了可能会产生抗药性,所以她今晚在牛奶里下药的时候,是刻意加重了分量的。

这个药会加重心脏负担,产生和心脏病同样的症状,加上沈临川本身就有心脏病史,基本上医生不会联想到其他方面,就算是验血,在不知道有毒素存在的情况下,常规验血也检查不出什么来,最多就是血氧饱和度比较低之类的结论,最后还是会被定性为心脏病。反正他才刚刚发过病,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心脏病,就算是因此死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

可谁能想到,那杯牛奶竟是阴错阳差的被沈展鹏喝了下去?!

如今因为陈弘文的介入,公安这边已经开始怀疑投毒的可能性,到时候万一真的查出来……

这么想着,柳舒云不禁越发心慌意乱起来。

“沈夫人,沈先生已经能够坐起来了,您要不要过去看看?”一个小护士走了过来问道。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她现在哪里敢去见沈展鹏?谁知道陈弘文有没有和他说些什么?万一他也怀疑上了她了怎么办?她可没忘记自己说要上楼换衣服,却被沈临川阻止时,沈展鹏当时的那个眼神……

“好,我马上就去。”柳舒云强自按耐着焦躁的心情,将那小护士给应付过去后,转身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小海,你先替妈妈去看看爸爸好不好?今晚爸爸要住院,妈妈什么都没有准备,得去给你爸买点替换衣物和水杯什么的东西。”

有儿子陪着,她这个做妻子的去楼下买点东西也就没人会说什么了。

“好。”沈临海并不知道妈妈心里的想法,只以为她是真的要去买东西,便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乖。”柳舒云摸了摸儿子头,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柳舒云匆匆离开的背影,陈弘文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厉色。

柳舒云下了楼之后,直奔医院外的公共电话亭,给自己的哥哥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接通了,对面响起了男人沉稳的声音。

“哥!”

柳学民一下子就听出了柳舒云的语气不对劲,当即问道,“出什么事了?”

柳舒云快速地将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声音忍不住发颤,“怎么办?哥,我现在怎么办啊?”

“谁让你加药量的?!”柳学民简直被他这个愚蠢的妹妹气得头晕,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就因为她的一时冲动而功亏一篑。

柳舒云只一个劲地哭,哭得柳学民头都疼了。沈展鹏进了医院,公安介入调查,陈弘文似乎也发现了端倪,要不然也不会让沈临川跟着一起做血检……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药处理掉,没有物证,谁也没有办法定你的罪。反正除了你,还有一个佣人,不是吗?”柳学民迅速想出了一个脱身的计划,只要没有办法定罪,就算所有人都怀疑柳舒云,她也可以安然无恙,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和沈展鹏离婚,但只要有沈临海在,沈家和他们柳家就永远也分不开。

“可、可是……公安已经把房子封锁了,我根本就回不去……”

“沈展鹏出事了,你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把药处理掉?!”柳学民的声音陡然拔高。

“我是想要去处理的……可是被沈临川拦了下来,后来就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柳学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问道,“你把东西藏在哪里了?”

“藏在我的首饰盒的夹层里。”

如今只能寄望于这个夹层足够隐蔽,只要公安没有找到证据,想要脱身还是不难的。但是凡事都有万一,还是得做个两手准备。

“你记住,就算出了血检结果,确定有人投毒,这件事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好……”

柳学民尽量将语气放缓道,“但如果真的查到了你身上,你就自己担下来,绝对不能牵连到柳家,只要柳家不倒,你和小海才会有依靠。”

听了哥哥的话,柳舒云仿佛如遭雷击,嘴唇颤抖着,到底是没能说出什么来,最终只颓然道,“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柳舒云找了一家杂货店,买了一些日用品,便匆匆回到了医院。

陈弘文、沈临川和沈临海此时都在沈展鹏的病房里,她做了好半天心理建设,才鼓足了勇气走了进去。

“老公,你好点了没有?”柳舒云走到病床边,举了举手中提着的东西,“这突然要住院,什么都没准备,我就去买了点东西。”

沈展鹏却没有回应,只是用探究的眼神,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僵硬,随后从她的眼中捕捉到了一抹心虚。

沈展鹏闭了闭眼,心中失望至极。

在听陈弘文说公安介入调查,并怀疑是有人投毒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置信,但随后越想越是有可能,越想越是心惊。毕竟他的身体一向健康,喝了牛奶之后却立即就开始发作,而且病症还和沈临川发病的时候如此相像……

那杯牛奶,原本是要给沈临川喝的,如果不是他,这会儿躺在病床上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儿子了。

如果真的是有人投毒要害沈临川的话,那他第一个想到的怀疑对象就是柳舒云。作为自己的枕边人,他真的不愿意怀疑她,可又不得不怀疑。他的前妻陈曼琳是港城地产大亨的女儿,身价自然非同一般,她过世后给沈临川留下了一笔价值不菲的信托基金,等到沈临川成年后,便会交给他支配。

这件事除了沈展鹏和陈弘文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沈临川自己都不清楚,但他不能确定柳舒云知不知道,毕竟那份资料就放在他书房的抽屉里,柳舒云作为他的妻子自然是有资格进入的。要是以前,他自然相信柳舒云是个知礼懂分寸的,不会在不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翻动他的东西。

然而现在他却有些不确定了……

如果她知道这件事,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财帛动人心,他虽然现在做到了s市的市长,手里掌握了一定的权利,薪资也较为丰厚,可毕竟无法与那笔价值几十万的信托基金相比,如此庞大的资产,任何人看到都会眼红。

如果沈临川死了,那么沈展鹏作为他的亲生父亲,自然拥有合法的继承权,而柳舒云和沈临海作为他的妻子和儿子,这笔资产最终也会成为他们母子的东西。

当真是细思恐极。

他在官场浸淫多年,自然非常懂得看人,但柳舒云是他的妻子,又一直都表现的非常温柔体贴,他工作忙碌,让她一个人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她也从来没有抱怨过,所以他就以为她是个好的。就连沈临川不肯亲近她,他也只以为是孩子不愿意接受后妈的缘故。

想不到这一次,他竟是看走了眼……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抽50个幸运鹅送小红包~~~

===========

感谢茉家小璇的手榴弹

感谢李思梁、一洲、茉日岚、三年5班的dars君、娘子猫、鲤鱼的地雷

感谢青啸x50、zhuyan1989x40、孜孜x40、四月鸣鸠拂其羽x37、水墨辞笙歌x35、櫻皚x20、ax20、勿浊x20、janex20、斐叶x20、等一个小晴天x20、jayjayx20、小丫头x20、祈萱x10、朔夜x10、飛鸟x10、紫色相遇x10、dmwdx10、密室游鱼x10、知更鸟x10、嗳娃娃。x10、sunshinex8、梅子酱x8、梅兰竹菊城x7、就想吃包子x7、秋夕x6、朝日奈晓x6、新桐初引x5、清~清~清补凉x5、独坐幽篁里x5、我是阳光sj99x5、兰语x5、给你我的小发发x5、安锦x5、debbyx5、乔城x4、峰家的叶子x3、墨陌笙箫醉x3、e月月x2、zhaopmmx2、暴雨天x2、甜一下x2、syx2、最佳损友x2、大阿卡纳x2、柳微容x2、桃桃x2、chen懒懒、我是一个平凡而又没地位的人鱼、阿狄什卡、譃訫、绯麟、布丁、听说打卡作者就加更、観┤缒、深蓝至极、繁花似锦觅安宁~、ann、梦星辰、周周复始、乱码、冒冒家的大糖果、期待ing、淘气丬、家有奕宝、夏至风诺、暮雨寒霜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