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chapter 039

    第39章判刑(二更)修文

当天晚上,公安那边就有了进展,他们在柳舒云房间的首饰盒中找到了一小包用牛皮纸包着的可疑粉末。经化验,确认就是致使沈展鹏父子中毒发病的菌菇毒素,并且还在牛皮纸上找到了一小枚柳舒云的指纹。

另外还有张妈这个人证,她可以作证平时除了她以外,只有柳舒云有机会接触家里的牛奶。

这下人证物证齐全,可以说是证据确凿了。

在发现证据之前,柳舒云还只是被暂时拘留配合调查的嫌疑人,在看守所里的待遇还算不错,住的是一个人的小单间,穿的也体体面面的,因为她目前的身份依旧还是市长夫人,就连饭菜的质量都要比别人稍微好上那么一点。

一开始她被公安讯问的时候,还会感觉有些心慌,但想着哥哥的话,一直咬着牙不肯松口,公安这边也拿她没有办法。柳学民那边还给她请了一个律师,律师告诉她,只要公安机关一直找不到直接证据,就不可能一直关押着她,最多再有个几天,就可以出去了。

后来案子迟迟没有进展,她的心也就越来越安定了。

可是现在,她藏在首饰盒里的东西被找到了,药包上面甚至还有她的指纹,她再也无从抵赖,待遇一下子就天差地别了。

上面正式将她作为犯罪嫌疑人逮捕,她被勒令换上了囚服,关押的房间也从干净的单人间换到了多人的囚室。

柳舒云养尊处优这么多年,哪能受得了这个苦?立即要求见自己的律师。

只是这一次,律师的态度也没有那么乐观了,而是沉声道:“最迟下周就要开庭了,我建议你尽快认罪,并且积极配合公安方面的调查,这些也都会作为你日后量刑的考量。”

“你是什么意思!”柳舒云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这个牢我是坐定了吗?如果我认罪的话,会被判多少年?”

她此时心中还有几分期望,毕竟按照之前柳学民的说法,即便判刑,也不过就是关上几年,到时候他会托关系找人捞自己出来,至多也就几个月的事。

律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回答道:“你的投毒行为已经证据确凿,如果你拒不认罪,将很有可能面临终身监禁甚至死刑。如果认罪,并取得受害人的谅解,或许能够判得轻一些。”

听到“死刑”两个字,柳舒云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不过就是放了点药而已,根本就没有人死啊!”她激动地拍打起栏杆,“你们之前不是这样说的!”

律师露出为难的神色,“前不久国家刚刚出台了新的指令,要求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依法对刑事犯罪进行从重从快处理,你这次正好赶上了这一新政策……”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会是死刑!”柳舒云吓得浑身战栗,几乎维持不住站立,狠狠地吸了几口气,才忙又红着眼追问道,“我哥怎么说?我哥怎么说啊?!”

律师道:“柳先生也是和我同样的建议,希望你尽快认罪。”

“认罪?这让我怎么认?认了万一判了死刑怎么办?!”柳舒云歇斯底里地大吼,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大,哪里还有以前优雅端庄的模样?

“……柳先生说,希望您争取获得被害人的谅解,这样判决的时候能够判得轻一些,等到风头过去,柳先生会帮你想办法获取减刑。”律师往后退了一步,免得她情绪激动暴起伤人。

柳舒云果然一听便激动起来,有些歇斯底里的喊了起来,“他说得倒是轻巧!要不是他,我怎么会——”

“沈夫人,请慎言!”律师及时打断了柳舒云的话,“柳先生让我转告您,您的儿子还没有成年,以后少不了柳家的帮扶,希望你多为孩子考虑一下。”

临海……

是啊,她还有临海啊。她做这一切,为的不就是她的儿子?

柳舒云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了半天,最终狠狠闭了闭眼,眼泪渐渐止住了,神色也慢慢冷静下来,她开口对律师道:“你去找沈展鹏。你去找沈展鹏,让他帮帮我!”

她要了纸笔,给沈展鹏写了一封声情并茂的道歉信,让律师带给他,言辞里句句不离沈临海,说自己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求沈展鹏看在儿子和那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上,能够帮帮她,她也不求多的,只要沈临川能咋法官面前对她表示谅解,让自己不至于死刑就好。

“……展鹏,那可是死刑啊!”柳舒云在信里哭诉,“我嫁给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难道眼睁睁看我去死吗!”

沈展鹏收到信后,心情非常的复杂,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枕边人竟然会是个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可她到底自己儿子的母亲,这么多年同床共枕,要说没一点感情怎么可能?

可他对于儿子更加的愧疚,无论如何也开不了这个口,让沈临川出具谅解书……

如此纠结了几天,最终他还是决定将一切都交给法官,他相信法律会给予他们一个公正的判决,不管判决结果如何,都是她的命。

不管柳舒云之后在看守所里如何的哭闹,到底还是在开庭前认了罪。

——“被告人柳舒云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三十年。”

柳舒云长时间持续用毒/药毒/害继子,并在案发当日加大药量,明显是主观故意,因此按照故意杀人未遂进行量刑。若不是看在她认罪态度还不错的份上,恐怕量刑会更重。

宣判后,柳舒云整个人瘫软在了被告席上,虽然不是死刑,但对她来说也和死刑没什么两样了。她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三十年后出来,就是个头发花白的糟老太,还有什么未来可言?

她现在只能寄望于自己的哥哥能够实践自己的诺言,能在风头过去之后帮她减刑,并且照顾好她的儿子。

但是因着之前的事,她的心里却不再那么乐观了。

或许……不,没有或许。

在柳舒云被移送监狱关押后不久,沈展鹏和她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的抚养权自然是属于沈展鹏的。经了这么一遭,他也不敢再去找什么新妻子了,以前他只想着孩子没有妈妈或许对成长不好,毕竟母亲的关怀和保姆的照顾还是不一样的,但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差错,竟然险些害死了他的大儿子!

幸好两个孩子都大了,也都懂事了,沈临川更是很有些成熟独立的样子了,生活上有张妈照顾着,他也不需要太担心。

沈展鹏心中有愧,对沈临川更是有求必应,各种补偿。沈临川知道他急于弥补,也没有拒绝,只是沉默收下,这才让沈展鹏心里微微轻松一点。

这件事在沈展鹏看来,或许就到此为止了,但对陈弘文来说,却只是刚开始。

柳舒云这个女人,或许足够心狠毒辣,可脑子却并不算好,她哪里有渠道弄到这么罕见的毒药?柳家在这件事里,绝对不会无辜。

柳家原本借着与沈展鹏的姻亲关系,在商场上左右逢源,但这件案子闹了出来后,他们家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春风得意。陈弘文更是开始不着痕迹地在商场上打压起了柳家,让他们本就艰难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起来。

柳学民就算被气得牙痒痒,却也无计可施。

作者有话要说:  短小的二更来啦~~请不要嫌弃它……爱你们=3=

==============

推荐一下基友的文文,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穿到游戏世界当富婆》by猫眠儿

日更六千存稿丰厚,放心跳坑~~

【文案】

沉迷经营类小游戏的夏雨纯在肝了一夜后,成了游戏世界刚获得二十亿遗产的顶级女富婆。正当她打算好好享受这美好的有钱人生时,却发现这个世界的东西真是便宜得要死,钱多了也就变成了账户上的一串数字,连花钱的动力都快没了。

夏雨纯佛了,认了,想要回去了。

但是回去也是有条件的,除非把这二十亿全部花光,否则别想走。

夏雨纯觉得,单凭她一个人的话,可能几辈子都花不光这么多钱。

行呗,那就去外头捡一个会花钱的玩养成,她出钱对方出力,双方各取所需,生活美滋滋。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郁景辰觉得自己好惨啊,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奇怪的世界不说,还成了手上拥有四处产业的负二代。除非这些店都被他经营到最大最强,否则休想离开。然而他身无分文,有心无力。

幸好他运气好,没多久就被小富婆捡回了家,从此在取悦(并不)富婆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游戏爱好者伪白富美欧皇女主x第一关就被卡住的非酋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