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hapter 006

    第6章拌饭

许锦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才走进楼道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不知道郑萍又在做什么好吃的了。

“妈,我回来了。”

“囡囡回来啦?快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从厨房里传出郑萍的声音。

“好。”许锦薇应了一声,把书包脱掉放到床上,就洗手去了。

她洗完手出来,就听到了开门声,是她的渣爹许军回来了。

“阿萍,给我五块钱。”许军进门第一件事就是问郑萍要钱。

“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小山今年不是要高考了嘛?得买些复习资料。”许山岗是许军二姐的儿子,今年十八岁,因为这个外甥长得特别像他这个舅舅,所以许军对他很是喜爱,几乎拿他当亲儿子来疼,三天两头给他买些东西,反倒是忽略了他自己的亲生女儿。

“那五块也太多了吧?”郑萍露出些许不情愿来。

“你一天不就能赚五块嘛,大不了等我发了工资还给你。”许军不耐烦地说道。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郑萍也不好再说不给的话,否则定然要惹丈夫生气。她只得从口袋里翻出一张一张皱巴巴的纸币,交到了许军的手里。

拿到了钱,许军的脸色便缓和了许多,“你放心,这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郑萍闻言只是苦涩地笑了笑,许军每一次向她拿钱的时候都这么说,可是郑萍从来就没见到过回头钱。

许军把钱收好,然后大步走到饭桌旁,又拿起报纸看了起来,他在这个家里,俨然像个大爷一般。

许锦薇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看向许军的眼神透着冷意,她得想办法揭开这个渣男的真面目,不能再让郑萍继续受骗下去了。

“妈,今晚吃什么?”许锦薇走进了厨房。

“今天吃酱油拌饭。”郑萍见到女儿来了,立即露出了一个笑容来,“今天去供销社的时候,我看今天的猪肉挺不错,就拿肉票换了两斤,都是你爱吃的肥膘肉。”

这个年代猪肉都是凭票供应的,没有票有钱也买不到肉,城镇户口每人每月才有半斤的份额,这两斤肉票郑萍怕是攒了快两个月了。

许锦薇看着郑萍把肥肉切成小块,放进铁锅里用火慢慢地熬,煤球炉里的火烧得正旺,很快带出了一股浓烈的肉香味。郑萍把煎成金黄色的油渣捞进碗里,倒上些许酱油拌了拌,往许锦薇的嘴里送了一勺。

许锦薇的眼睛立即就亮了起来,刚炸好的油渣酥脆爽口,细细咀嚼更觉鲜香。

“好好吃!”

“出去等着,一会就能吃了。”郑萍笑着在许锦薇的鼻子上点了点。

许锦薇乖乖出去了,家里的厨房实在太小,两个人一站就腾不开身了,她就是想留下帮忙都不行。

她没有兴趣去和渣爹聊天,径直走到床边,将床底的一片薄木板拿出来铺好,又拖来小板凳,这就是她的简易书桌了。初中的作业实在简单,许锦薇没花多少时间就全部做完了,又稍微等了一会,就听到郑萍喊吃饭的声音。

许锦薇立即走过去帮郑萍一起把饭菜端出来,许军虽然放下了报纸,但却没有帮忙的打算,依旧一副老爷样在那坐着,看得许锦薇心里腻味的很。

今天的晚饭是猪油拌饭和一碗菠菜汤,虽然简单,可味道却是一等一的好。热气腾腾的米饭清香扑鼻,上面浇着的一层猪油让雪白的米粒泛起了一层珍珠般的光芒,酱油、葱花和猪油渣,赋予了这碗猪油拌饭完全不一样的生命力。菠菜汤的汤底用的是骨头汤,鲜美的肉汤味和菠菜的清甜滋味完美结合,令人欲罢不能。

许锦薇吃得头也不抬,再次感谢穿书大神赐给了她这么一个厨艺出众的母亲。

吃完了饭,许军就撒手不管了,郑萍任劳任怨地收拾好碗筷,又钻进了厨房。

“妈,碗给我洗吧。”许锦薇主动揽过了洗碗的活,这个用木板隔出来的厨房实在太小了,被这些碗筷堆在地上,实在连走路都不方便了。

“不用,晚点我去洗就行。”

“没事,我作业都写完了,我去洗吧。”许锦薇说着便拿过一个塑料盆,把这些碗筷装好便出了门。

他们家住的是老式石库门房子,一栋二层的小楼住了七八户人家,进门就是一个小天井,夏天的时候楼里的人就会搬着凳子去下面聊天乘凉。小天井里有个公用水槽,楼里的人洗碗、洗菜和洗衣服基本都在那。

这房子是许家人给许军回城时准备好的,楼里的邻居都和许家亲近,听多了他们对郑萍母女的编排,没少在背后说她们的闲话,尤其是发现郑萍开始摆摊卖早餐后,更是变本加厉起来,弄得郑萍总躲着他们走,洗碗也等到夜深了才下去洗。

许锦薇径自拿着盆去了楼下,果不其然又看到了那些长舌的邻居。她目不斜视地走到水槽边,开始洗碗,她能够操控水流,几乎不需要怎么动手,就能把碗洗得干干净净,因着她后背的遮挡,没有人注意到水流的异样。

“哟,这不是许家那胖丫头嘛?居然会跑出来洗碗?今天的太阳该不会是打西边出来了吧?”

“呵,也许是想消消食呢?今天郑萍回来的时候,车斗里可装着一块猪肉呢,进门的时候还遮遮掩掩的,生怕我们看见似的。”

“这丫头都那么胖了,还吃什么肉,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嫁人哟!”

几个长舌妇又开始说起了闲话,声音都没有刻意压低,生怕许锦薇听不见似的。许锦薇却是听出了她们话语里的酸味。郑萍的好手艺她们也是知道的,每天闻着香味却吃不着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再加上她们自家男人估计也没少拿她们跟郑萍作比较,这一来二去的,也难怪她们一个个地都把郑萍当成平生大敌,处处针对。

许锦薇快速地洗完碗,又目不斜视地走了回去,全程没有朝那些长舌妇看上一眼,只把她们当成空气一般,弄得她们愈发气恼起来。

许锦薇回去的时候,郑萍正坐在小板凳上,给一袋子土豆去皮。

“妈,这些土豆是干什么的?”

郑萍抬头看她,从手边拿起抹布递给她擦手,一边答道:“明天我打算卖土豆丝饼。”今天晚上把土豆处理好,明天早上就可以省许多事,也不用担心会把丈夫和女儿吵醒了。

“怎么突然打算卖土豆丝饼?”许锦薇有些诧异地问道,要知道土豆丝弄起来可比熬粥要麻烦多了,不仅要去皮,还要切成丝。

“家里这个月的粮票快用完了,大米得先紧着你们吃,我用粗粮票换了点土豆,家里的油还算够,暂时先卖两天土豆饼吧,明天我去问问你小姨,看她还有没有多的粮票。”女儿大病一场之后似乎懂事了许多,这让郑萍感到很欣慰,所以这些事也没瞒着许锦薇。

这年头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需要用票买,米、面、油这些主食要用粮票,鸡鸭鱼肉这些副食品也不例外,就连油盐酱醋和萝卜、青菜、茄子、土豆等等,也必须要凭票购买。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么快?”粮票的定量是每人每月三四十斤,他们家有三口人,一百多斤的粮食绝对是够吃的了,再加上客人早上买早点的时候,在交款的同时也得交粮票,按道理是不会那么快用完的才对。

“之前妈买三轮车的时候不是管你舅借了点钱嘛?前两天你舅妈家里边出了点事,急等钱用,你舅开口要钱,我还能不给吗?实在还差一些,就拿粮票抵了。”

“妈,我来帮你。”许锦薇的心中顿时涌上一股酸涩,她实在是有些心疼这个能干又温柔的女人,若不是受了许军的拖累,最后如何能落到那样一个地步?

不过许军那个渣男的事不急于一时,免得刺激到一颗心全都放在丈夫和女儿身上的郑萍,对许锦薇来说,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挣钱,减轻点郑萍的负担才是。

她一边帮忙削土豆皮,一边思考着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怎样才能帮上郑萍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