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chapter 055

    第55章绑架-下(修文)

回到家之后,沈临川就一直坐立不安地等在客厅的电话旁,整个人显得十分焦躁。

尽管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沈临海也没有去睡觉,他知道现在这种时候,说些什么安慰的话都是苍白无力的,所以他选择默默地陪伴在哥哥的身边。

“嘀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沈临川整个人都猛地一震,立即伸手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沈临川的声音中都带着不为人知的颤抖。

“绑匪来电话了,要五十万现金,凌晨五点,让你舅舅把钱放在长安公园东门口。”电话那端传来了沈展鹏有些疲惫的声音,“你去睡吧,交了钱,阿立应该就能回来了。”

接到陈立被绑架的消息后,沈展鹏就第一时间前往了公安局,无论是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在第一线。于公,绑架案在现在可以说非常重大的恶性案件,他作为市长,责无旁贷。于私,陈家和沈家是密不可分的姻亲关系,陈立与沈临川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就是冲着这些,他也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好。”沈临川松了口气,既然绑匪要的是钱,就应该不会伤害陈立。

“哥?是谁的电话?”电话一挂断,沈临海就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爸。”

“爸怎么说?”

沈临川便将沈展鹏在电话中所说的内容复述给了沈临海,这让沈临海也放松了许多,只是要钱而已,五十万虽然多,但是对他们这样的人家,仅仅是要钱,那就一切好说。“哥,已经一点了,你要不然去睡一会吧?”

“你先去睡吧,我再等一会。”沈临川的内心始终感到有一丝不安,他决定要等到陈立的消息再睡。

沈临海当然不可能丢下哥哥一个人等消息,于是去楼上抱了一床被子下来,兄弟两个一起窝在沙发上等着消息。

********

另一边,城南西林路附近的一个废旧厂区内,消失的三个绑匪就躲藏在这里,而被绑架的陈立就被他们随意地丢在地上。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绑得严严实实,就连头上都套着一个黑布口袋,让他什么都看不到。

“老大,怎么还没来人?该不会计划有变吧?”一个绑匪搓了搓手,忍不住开口问道。

绑匪中的老大,也就是那个假扮司机的男人,瞪了那人一眼道:“不可能,这可是那个姓陈的唯一的儿子,陈家人不可能不给钱。”

“我知道,可我还是心里打鼓,那可是五十万啊……”绑匪想想就觉得心跳加速,这可是平均工资连一百块都不到的年代,万元户都少见,他连一千块都没见过,更不用说五十万了,他根本就无法想象那么多钱会是什么样子。

“没出息!去海外的船已经在港口等着了,只要拿到了钱,我们就直接走,谁也抓不到我们!”

“嗯嗯,老大您说的是!”绑匪兴奋极了,两眼都亮了起来。

过了没多久,便有一辆桑塔纳冒着大雨停在了外面。

三名绑匪连忙走到了门口,看着车上下来一个瘦削的男人,手中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将脸遮挡得严严实实。

“先生。”为首那人恭敬地喊了一声。

“嗯。”男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凌晨五点,长安公园东门,那是个开放式的公园,没有围栏,警方很难进行布控,你们开车过去,拿了钱就走,朝东明路方向开,那边有一个的士站,五点半是他们出车的时间,你们只要把车牌换了,就能自然而然地融入进去,那么多一模一样的出租车,他们绝对找不到你们。到时候你们直接去码头,八点开船,我在船上等你们。”

“好的,先生!”绑匪们都难言激动,在他们看来,这个计划简直完美得天衣无缝。

“先生,那这个小子怎么办?”其中一个绑匪指了指废旧厂房内被绑着的陈立。

“杀了。”男人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盖的冰冷。

三个绑匪顿时一惊,他们只是求财,可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杀人,只是绑架勒索都还好,在国外躲几年,就可以接着回来大摇大摆,可要是背上了人命官司,那可是真正的大案,就得一辈子都躲躲藏藏了!

“他这会儿说不定已经听到了我们的计划,要是你们把人放跑了,到时候被抓的就是你们了。”男人冷声说道,“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可是在严打,就连流氓罪都能直接枪毙,你们这可是绑架罪,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不需要我来提醒你们吧?”

三个绑匪闻言,脸上也渐渐露出坚定的表情来,正如他所说,如果让这小子跑了,泄露了他们的计划,那死的就成了他们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放在什么时候都通用。

为首的人沉声道:“我们明白了。”

“行了,下手都利落一点,解决完了之后,把尸体就近掩埋,然后就可以准备去拿钱了。”

“好。”三个人答应了下来。

“那我走了,码头见。”男人说完,干脆利落地便上车离开了。

剩下三个绑匪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回到了厂房内。

为首的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小刀,但握着刀的手在微微的颤抖,毕竟他从来没有杀过人。都是平头老百姓,只不过比旁人胆子大了些,这次也是被男人说的利益诱惑了,这才铤而走险。

这真杀了人,可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小子,你也别怨我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是你运气太差,我会尽量动作快一点,不让你吃太多苦头。”绑匪脸上挤出一点点笑,这已经是他能给予的最大仁慈了。

“唔唔唔……”陈立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但整个人被捆得动弹不得,嘴巴也被堵住,只能发出无助的悲鸣。

那绑匪咬了咬牙,举起手中的小刀,就要对准陈立的颈部扎下去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清晰的脚步声。

“哒。”“哒。”“哒。”

因为大雨的关系,地上有许多的积水,这也就导致有人靠近的时候,踩着积水的脚步声会变得特别大。

水花被踏开的声音像是打在他们心上让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什么人?!”三人如临大敌地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却看到一个纤瘦的女性身影,逆着光走了过来。

发现来的是一个女孩子,三个人稍微放松了一点,他们赶紧上前两步,将倒在地上的陈立挡了个严严实实。

“小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离开吧。”为首那人将手中的刀藏在了身后,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再杀一个。

然而那个女孩根本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径直穿过雨幕,走进了厂房内。

虽然夜色很黑,这废旧的厂房内也没有照明设施,但三个人还是借由一点点的自然光,发现了女孩身上不对劲的地方。外面明明下着这么大的雨,这个女孩也没有撑伞,可身上的衣服和头发却还是很干爽的样子,完全没有像他们似的贴在身上。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老大,我们不会是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一个胆子比较小的绑匪低声说道。

“瞎说什么!”那人瞪了他一眼,然后握紧了手上的刀,再次警告道,“别再过来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可对方依旧我行我素,不断地朝他们靠进。

“妈的。”那人骂了一句脏话,到底还是握着刀迎了上去。

接下来,陈立只听到一阵肉体击打的声音,还有男人痛苦的哀嚎声。他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但刚才这些人的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儿紧张到腿肚子都有点抽筋了。

那些哀嚎声,似乎是那几个绑匪发出来的,再联系他们刚刚说的“小姑娘”,哪有小姑娘能以一打三,完虐三个穷凶极恶的绑架犯?

该不会……该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就在这样忐忑不已的心情中,陈立头上蒙着的黑色布袋被扯掉了。

“唔唔唔!!!!”陈立下意识地也发出了和那几个绑匪同款的凄厉哀嚎。

“叫什么叫,安静点。”许锦薇拿手里的小刀把他手脚上捆着的绳索都给割开了——这把刀还是从刚才那三个人手上抢过来的。

“薇薇……?”幸好这个时候外面的光线并不刺眼,陈立的眼睛很快恢复了正常视力,看到眼前的女孩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样?受伤了吗?能站起来吗?”

“可、可以……”

许锦薇听了,就伸手一把将他从地上给拽了起来,那力气真是大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陈立站起身后,下意识地朝周围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三个绑匪正东倒西歪地躺了一地,手脚都呈现非常不自然的扭曲状,口中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这是你干的?”虽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可陈立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许锦薇笑而不语,直接把手里的伞塞进了他的手里,“走吧。”

两人一起离开了这个废旧的库房,找了一个公用电话亭,给公安局打电话。

“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吧?”许锦薇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明明挺赏心悦目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陈立觉得后背发毛。

陈立咽了咽口水,然后用力点了点头,“我懂的。”

他把绑匪所在的位置,和自己刚才听到的绑匪计划全都告诉了公安,他只说是绑匪之间发生内讧,他趁着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抓住机会逃了出来。公安那边立即开始行动,分两队,一队来废弃厂房,另一队去码头拦截那艘八点出航的船。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然后陈立又打了个电话回家报了平安,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父亲哽咽的声音。

“薇薇姐,谢谢你!”陈立连对许锦薇的称呼都变了。

“不必,要谢就谢沈临川吧,记得给他也打个电话,他应该还在等你的消息。”许锦薇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走了。”

“啊?我爸派车过来接我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不必了,我不想和这件事有任何的牵扯,你明白吧?”

“明白,明白!”陈立顿时点头如捣蒜。

等许锦薇重新走进了黑夜中,陈立才后知后觉地追了出去,“薇薇姐,你的伞!”

然而她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在了雨幕中。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更新来了!是不是粗粗的!哈哈哈~~50个小红包~~等你来拿哟~~

==========

感谢false、一臉懵逼、夭夭洛、桃花雨纷纷、没劲艾的地雷

感谢荽艺x40、page客x40、四月鸣鸠拂其羽x20、栗子x20、黑猫与果农x10、小熊与饼干x10、紫色愿梦x10、司空若爱x10、陈涛x10、云朵儿x10、好好问问x10、蓝飒飞x10、祭司x10、三生x3、syx3、空白x2、紫琳紫辰x2、蝶呤x2、coffeyx2、汤圆、彷徨是不对、上邪、ya□□ine、榕树下、暮染晨霜、星歆、繁花似锦觅安宁~、aurora、爱吃面面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