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hapter 007

    第7章报复

次日,因为前一天已经把该做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所以郑萍终于能够舒舒服服地睡一个好觉了。

早餐就是土豆丝饼,经过油煎后,立即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香味,从油锅里捞出来的时候,土豆丝饼呈现漂亮的金黄色泽,看着就让人分外有食欲。撒上盐和少许胡椒粉,吃起来又酥又脆,但是吃到里面,又变得绵软,这样外脆里酥的口感实在非常美味,让人一整天的心情都要好起来。

就连许军也忍不住称赞了几句,还让郑萍帮他多煎了两个,带到单位去吃。

许锦薇在心中翻了个白眼,算是便宜这个渣男了。

这些土豆丝的味道之所以能如此美味,其实都要归功于许锦薇用异能凝聚出来的水。要知道她的异能已经达到了九级,凝聚出来的水早就不是普通的水了,不仅有排除毒素的作用,还能加速伤口的愈合,前世在基地中她光靠卖水就可以衣食无忧。如今用这些异能水来浸泡食材,自然也能够起到提升食材品质的作用。相信那些来购买土豆丝饼的客人,一定会被这些美味所折服的。

许锦薇顺便还把厨房里水桶里的水也全部都换成了异能水,她们家的厨房是自己用木板隔的,所以也没有水龙头,用水还得去厕所那边倒,所以干脆放了个水桶在厨房,省得还要来回接水,如今刚好方便她偷梁换柱。

这也是许锦薇昨天思考了一晚上想出来的办法,尽量减轻郑萍的负担,慢慢改善家里的条件,顺便用异能水帮她调理身体,然后再想办法解决那个渣爹的问题。

吃过了饭,许军自顾自地出门上班,许锦薇帮着郑萍把一筐筐的东西搬上了三轮车,随后一起去了学校。

许锦薇一进教室,就遇上了班长潘丽雯在收作业,她赶紧将写好的作业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许锦薇,今天你和蔡昕值日,记得每节课下课擦黑板,放学留下来把教室打扫干净。”潘丽雯过来收作业的时候,顺便提醒了一下许锦薇。

学校每天都会安排学生值日,今天的确正好轮到了她。

许锦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潘丽雯便又去通知另一个值日生。

蔡昕是一个长相白净的男生,就坐在许锦薇的前面两排,但是他显然对许锦薇很是不喜,在听到和他一起值日的人是许锦薇后,立即露出了一个非常嫌弃的表情。

“那你告诉她,单数课我来擦,双数课她擦!”蔡昕连和许锦薇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还要让潘丽雯帮忙转达,但实际上他们只隔着两排座位,许锦薇完全可以清楚地听到他的话。

潘丽雯有些无奈地看向了许锦薇,眼神带着些歉意。

“可以。”许锦薇淡淡地应了下来,又低头继续看书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陆琳琳她们谈起了昨天那几个被抓到抽烟的学生。

“昨天六班有几个学生被抓到抽烟了,你们知道吗?”徐佳妮最是喜欢探听这些八卦,迫不及待地小声与朋友们分享。

“嗯,我也听说了,不仅被记过,还被叫了家长呢。”姜丽点了点头。

“听说被打得挺惨的。”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又开始重视起了知识学习,因此孩子犯了事被学校请家长这种事,被认为是非常不光彩的,少不了要挨一顿揍。

陆琳琳对那几个抽烟学生的事情并不太感兴趣,她一双漂亮的杏眼一直盯着许锦薇饭盒里的菜看,“薇薇,我可不可以用卤蛋和你换一些土豆丝啊?”

“可以啊。”今天许锦薇带的就是普通的白米饭,但配菜是青椒炒土豆丝,碧绿的青椒搭配淡黄色的土豆丝,在晶莹的白米饭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拿来换一颗卤蛋绝对是划算的。

徐佳妮又看得眼红不已,陆琳琳今天带的饭是红烧鸡腿和卤蛋,她最爱吃鸡,所以今天没有给她们分肉的意思,她本想跟她讨半颗卤蛋来吃吃,却没想到还没开口,就先便宜了许锦薇。徐佳妮看向自己碗里的酱菜,心中郁闷不已,陆琳琳是绝不会想要拿卤蛋来跟她换这些的。

陆琳琳心满意足地吃着青椒炒土豆丝,觉得她大姨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这看起来明明普普通通的土豆丝,吃起来却是脆嫩多汁,还带着点青椒微微的辣意,十分下饭。

许锦薇吃着卤蛋,也非常满意,她现在的这具身体还小,需要多补充一些营养才行。

起码在这一点上,她这个未来的恶毒女配跟女主角之间倒是达成了互惠互利的友好合作。

下午放学之后,许锦薇自觉留下来打扫教室,然而那个叫蔡昕的男生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许锦薇也没有在意,反正她也不愿意和对自己那么排斥的人在一起做事。

“阿川!走啦!”孙朝阳他们几个过来叫沈临川一起回家。

沈临川随便把桌上的东西给收拾了一下,一股脑地塞进书包里,就跟着孙朝阳他们几个一起走了出去。

“晚上去国营饭店,我请客。”沈临川淡淡说道。

“好啊!”孙朝阳闻言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立即答应了下来,陈立和闫肃当然也毫无异议。

只是几人跟在他身后交换了一个眼神,空气仿佛渐渐凝重了起来。他们几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这一次是特意跟着沈临川一起转学过来的,自然都清楚沈临川家里的情况,转学到这个学校来的这几天,沈临川一次也没有回家吃过饭,令他们多少有些担心。

闫肃是个闷葫芦,心里担心也说不出口,陈立实际上是沈临川的亲表弟,有些话也不适合说,于是这个任务,还是落在了性子更为开朗又没有什么顾忌的孙朝阳身上。

“阿川啊……”

“嗯?”沈临川微微偏过头去,眼中带着一丝不为人知的疲惫。

孙朝阳到嘴的话不知道怎么地就拐了个弯,“嘿,昨天那几个抽烟的家伙你知道吧?就咱们班的吴凯他们,我前两节下课的时候听他们嘀嘀咕咕地说要去堵人呢。”

沈临川不可置否地应了一声,不太在意。

“好像是找到那个举报他们的人了,准备去揍一顿……”见沈临川不感兴趣,孙朝阳挠了挠后脑勺,准备停下,却见沈临川忽然将目光转过来,登时打了个嗝,不由自主地说了下去,“好像说是你们班那个胖子,也不知道她和吴凯有什么过节,他们反正认定是她举报的。”

“不是她。”

“什么?”孙朝阳愣了一下。

就听沈临川又重复道:“不是她做的。”

不知道好兄弟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但是看出他对这件事有兴趣,孙朝阳又使劲搜刮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随后摇头道:“那这件事就好玩了,那个小胖妞这次要倒霉了。这叫什么,无妄之灾?”

沈临川顿时皱起了眉,“他们打算干什么?”

原本只是随便找个事情说说的孙朝阳微微一愣,沈临川对这件事的关注度显然超乎了他的想象,“我也不清楚,好像是打算在学校附近的哪个巷子里把人堵住教训教训吧……?”

沈临川的眉头顿时皱得更紧,他虽然说刚转学没几天,但对班级里的同学还是有一点大致印象的,能被称为“胖子”、“小胖妞”的估计也就那么一个,他甚至连对方名字都不记得,只知道她人缘不太好,经常被人骂“死胖子”,但是她却一点脾气也没有,是个非常包子的女生。

“我回教室一趟。”沈临川冷着脸说完,快步往回走,今天是那个女生留下来打扫卫生,现在回去说不定还能提醒她一下。

“啊?为什么啊?”孙朝阳他们几个一头雾水地追了上去。

然而沈临川并没有解释,一口气跑回了教室,却发现教室已经关灯锁门了,黑板擦得干干净净,桌椅排列整齐,地面也是非常干净,想不到那个女生看起来唯唯诺诺笨手笨脚,居然干活那么利索。

不过现在她这种利索反而可能害了她了。

“走,去校门口的巷子找找。”

“阿川啊,你这是打算做什么呀?”孙朝阳更懵了,搞不懂自己这个发小到底是打算做什么,他一向不是爱管闲事的人,怎么一下子对那个小胖妞这么上心?

沈临川沉下一口气,道:“吴凯那群人是我举报的。”

孙朝阳和陈立他们顿时了然。沈临川小时候被检查出来心脏有个洞,是送到国外去动了手术的,因为手术做得及时,身体已经和普通人无异了,但仍旧闻不得刺激性的气味,尤其是烟味,沈临川的老爸都为此戒了烟的。这群作死的人偏偏在厕所里抽烟,要不是沈临川闻不得烟味,肯定会进去把人拖出来揍一顿,而不是去找老师举报。

这下他们算是明白沈临川为什么那么着急了,吴凯他们以为是那个小胖妞打的小报告,若是真的让小胖妞受到什么伤害的话,沈临川一定会非常自责。

他这个人,虽然不爱管闲事,看起来相当冷漠无情,但事实上很有责任感,与他无关也就算了,如果是因为他的原因牵扯进别的什么人,那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对方的安全的。要是今天小胖妞真的因为他的原因背了黑锅,又受了伤,沈临川还不知道会自责成什么样子。

“我们分头找吧。”天色已经渐渐暗了,再拖下去更难找人了。

“好。”

四个人很快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分头找了起来。

对这些事一无所知的许锦薇在结束打扫后,去厕所洗了个手就离开了学校,刚好和沈临川他们错开了。

她朝着家的方向走去,途径一处不到两百米的小胡同,却没想到突然被人给拦了下来。

“老大!就是这个死胖子!”吴凯和另外几个男生一脸凶狠地盯着许锦薇。

“你们要干嘛?”许锦薇认出了面前的人,目光沉沉地问道。

“呵,少装傻!你敢告我们的状,还害我们挨了一顿揍,这个仇必须报!”几个半大少年恶狠狠地摩拳擦掌,若是换成别的女生,恐怕早就吓得痛哭流涕了,只可惜,他们遇到的是许锦薇……

【讲真,最近一直用换源app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安卓苹果均可。】

她暗自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天已经渐渐暗了,路上的行人不多,这条小胡同有些偏僻,胡同里还堆放着不少杂物,倒是挺隐蔽的。

是挺适合打人。

“那你想怎么报仇?”许锦薇的目光落到领头的吴凯身上,声音还是淡淡的。

被她这么一问,吴凯还真被问住了,他们几个本来就想一起吓唬吓唬这个死胖子,看她痛哭流涕,他们就痛快了,毕竟也是男生,打女人这种事他们自认为还真做不出来。谁知道许锦薇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当然是揍你一顿!识相的就赶紧跪下认错!”另一个瘦巴巴的男生开始放狠话。

“跪下?”许锦薇冷笑一声,将书包慢慢放到了地上,活动了一下手脚。虽然说这具有些肥胖的身体素质和她前世的身体无法相提并论,但她前世在末世中摸爬滚打十几年积累下来的战斗经验,也足够应付这些半大小子了。

沈临川一路找了好几条小巷,听到这边声响颇大,甚至还有□□摔到墙上砸落一地杂物的声音,顿时心中一跳,更飞速地跑过来――这群男生竟然这样无耻,对女孩子下这样的重手?

他简直像是一阵风,一下子从胡同口冲了进去。

落日的余晖下,昏暗的巷子的歪七扭八地躺着四五个哀嚎的人,一个有些圆润的身体站在他们面前,还穿着校服的背影在夕光下竟然显出几分肃杀。她从旁边倒塌的杂物堆中拽出一根小臂粗的铁棍,也不见用力,那铁棍竟然就毫无阻塞地被掰弯了。

坏学生们顿时:“!!!”

许锦薇恐吓了几个坏学生一把,见他们一个个吓得简直要尿裤子,扔掉铁棍,冷声道:“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吴凯吓得立即大声道,“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我们保证以后一定绕着您走!”

沈临川:????

许锦薇这才露出了些满意的神色,弯腰将丢在地上的书包给捡了起来,结果一转头,就看见正呆若木鸡站在胡同口的沈临川。

“你什么也没看见,知道吗?”

见沈临川愣愣地点了头,许锦薇这才满意的转身离开,丝毫不管自己在身后那些人的心上留下了怎样的阴影。

耽误这么久,她妈估计要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