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chapter 062

    第62章穿帮(修文)

第二天中午,赵国苇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了与施子平所约定好的红房子西餐厅。

红房子可是s市的老牌西餐厅了,在解放前就已经颇具盛名,暗红色的墙面,白色线条勾勒出来的三层法式公寓,让人感觉到大气又华贵,平时到这里来吃饭的人也非富即贵。进进出出的客人都是穿着西服的男人和穿着漂亮裙子的女人,赵国苇这个身上还穿着深蓝色粗土布的女人站在门口,显得与这家店格格不入。

她多少有些局促不安,但是想着即将要到手的两万块,却是心头更加火热。

那两万块到手以后,难道她还不配来这里吃饭?

“小姐,请问您用餐吗?”见她一直站在门口,于是西餐厅的服务生便礼貌地上前询问道。

服务生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裤,看起来比她这个客人还要体面,弄得她更加拘谨了,她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找人,他叫施子平。”

“原来是施先生的客人,施先生已经与我们打过招呼了,您请随我来吧。”服务生说着便领着赵国苇往里走。

西餐厅内灯光较暗,采用了国外比较经典的现代风格,干净整洁的白色墙壁上点缀着艺术作品,一张张方桌上铺着暗红色的绒布,流露出高贵而舒适的气息。

赵国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忍不住东张西望起来,眼中满是惊叹之色,整个人就和刚进大观园的刘姥姥没什么两样。

“施先生,您等的客人来了。”服务生轻声对施子平说道。

施子平还是和那天一样,穿着一身西装,看起来英俊又文雅,他正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报纸。在听到服务生的话后,他便放下了报纸,准备起身迎接,结果一抬头,却看到来的人是赵国苇。

施子平的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在他看来,这种重要的合作,郑萍这个做老板的应当亲自过来一趟才是,再不济也应该让自己的女儿过来,而不是派一个服务员来和他谈合作。

“施先生,您好。”赵国苇笑着迎了上去。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施子平心中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不会当着面说出来,“赵女士,您好,快请坐。”

两个人坐下之后,施子平将菜单递到了她的手中,随后非常绅士地询问,“赵小姐,您看看您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我都听施先生的,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不懂规矩,实在是不好意思。”赵国苇根本看不懂菜单,哪里敢点菜,只说全部都听施子平的,因为回答得很坦率的关系,倒是让施子平对她高看了一眼。

于是他给赵国苇点了一份意大利面,给自己点了一份牛排,倒不是他不舍得给赵国苇点牛排,而是意大利面吃起来更方便,牛排的话必须用刀叉,对于第一次吃西餐的人可能不太友好。

点完了餐之后,施子平便开口问道:“赵小姐,请问郑老板为什么没有亲自过来?”

赵国苇眼神闪烁了一下,“店里比较忙,老板她脱不开身,所以托我过来。”

她也不傻,她很清楚施子平是想要购买郑萍的配方,但如果让他知道这配方的来源有问题的话,他恐怕就不会买了,所以在交易成功之前,她还是得借用郑萍的名义来和他谈。

施子平不疑有他,便开门见山地将话题引到了今天要谈的生意上,“郑老板对于我之前提的价格有没有什么异议?”

“没什么异议,两万的价格非常合适。”赵国苇赶紧说道。

“我可以问一下,是什么让郑老板改变了主意吗?”毕竟前一天郑老板的女儿才打电话拒绝了他的合作,第二天却又改变了主意,这让他难免会有些疑惑。

“人民路的房租可不便宜,再加上装修费什么的,现在资金就有些不够用了,眼看着就要放暑假了,到时候店里的生意肯定会更好,所以我们老板打算再买两台冰柜。”她早就想过了如何应答,所以不慌不忙地回答。

赵国苇这一番话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施子平很快信以为真。

“行,那就按照这个价格,我们明天一起去找个律师,把合同立一下。”

赵国苇一听要找律师,顿时就有些慌了,“不用不用,我们就是一次性买断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有必要去找律师。您要是不放心,可以先给一半钱,等试了配方没有问题,再给剩下的另一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施子平只以为他们是舍不得律师费,想着反正“骨头王”这么大的店,总归是跑不了的,赵国苇提出的办法也是可行的,于是便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不过施子平是个讲究规矩的人,为了保障双方的利益,还是有个书面凭证比较好,“空口无凭,我们还是写个简单的书面合同吧。”

“行……”赵国苇想不到他闹了半天还是要立合同,但为了尽快拿到钱,她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施子平就叫来了服务生,问他拿了纸笔,然后写了一份简易的合同,上面写明了他先付一半的钱,等验证了配方无误之后,再给付剩下的那一半钱。

赵国苇一看到上面的金额,就立即双眼发亮,两人在这份简易的合同上签下了各自的名字,然后一式两份各自收了起来。

“我这就把配方给您,咱们吃过饭就去银行转账吧?”有了这份合同,赵国苇心里也有了底。

“可以。”施子平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赵国苇拿出了一包她自己调配好的香料包出来,交给了施子平,“配方这种东西,我们老板肯定不会随便告诉我,所以就给了我这个。”

这些说辞都是赵国苇早就想好的,她毕竟只是一个员工,郑萍让她来办事是信任她,但配方这种机密的东西,当然不会直接交到她的手里头,给出这样一个调料包倒也很合理。

只要找到有经验的厨子或者卖香料的商贩,根据已经调配好的香料包,照样再配出一份出来并不算难。

施子平果然信了,但让赵国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直接打开了香料包,一样一样分辨了起来。

“施、施先生……您这是……?”赵国苇完全没有想到施子平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懂香料。

“抱歉,我实在是太好奇了。其实家父也是一位厨师,我在出国之前跟着他学了不少,之所以想要回国开火锅店,也是受了我父亲的影响。”施子平笑了笑,继续道,“我那天去你们店里吃的时候,就发现你们的汤底异常的鲜美,第一口就会让我有惊艳的感觉,虽然辣味和香料的味道都很浓重,却并不会让人觉得腻,比我吃过的任何火锅汤底都要出色,所以我才会想要和你们合作,看看这其中的奥妙到底在哪里。”

“原来是这样,果然虎父无犬子。”赵国苇配合地称赞了一句,她无所谓他懂不懂香料,反正只要最后能拿到钱就行了。

就在施子平忙着分辨香料的时候,服务生把他们之前点的意大利面和牛排端了上来。

“赵女士,您先吃吧,一会凉了可就不好吃了。”施子平沉浸在分辨香料中,暂时不想分心在吃的上,于是便招呼赵国苇先吃。

赵国苇倒是也没客气,这还是她第一次吃西餐呢。施子平为她点的是经典的意大利肉酱面,酸酸甜甜的味道,比较适合女性。她拿起叉子卷了一点面条吃,感觉味道还挺新奇的,原来这就是西餐啊?

就在此时,施子平突然皱起了眉,“这是……?”

赵国苇看到施子平手上拿着那两颗棕色的罂.粟壳,心里没来由地慌了一下,面上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是什么啊?”

施子平将罂.粟壳拿到眼前仔细端详了片刻,又用鼻子闻了闻,然后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你们平时就往汤底里放这个?”

看着施子平面沉如水的样子,赵国苇心里越发慌乱了起来,磕磕巴巴地回答道,“大、大概吧……”

她其实有些不太明白施子平为什么会这么愤怒,这罂.粟壳不是香料吗?不是说很多火锅店都会放的吗?

“服务员,买单!”施子平这下子彻底没有了吃饭的心情,直接把服务生喊过来结了账,然后直接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施先生!施先生!”赵国苇急急忙忙地追在施子平的身后离开了西餐厅,“您这是要去哪啊?”

红房子西餐厅的位置特别好,对面就是一家银行和一家百货商场,再穿过两条马路就是公安局。但看施子平径直朝着公安局的方向走,完全不像是要去银行拿钱的样子啊?

然而施子平却没有回答她的意思,脚步不停地朝公安局的方向走去。

“施先生!您这是要做什么啊?”赵国苇这下子真的慌了,她这样的小老百姓,对于公安局这样的执法机构有着天然的畏惧,何况她本来就是假托了郑萍的名义,自己偷了配方来卖,难道施子平已经发现了,这就要报警抓她?

她急得几乎腿脚发软,嗓子也破了声,“有什么我们先坐下说,您这是……您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施子平冷笑一声,“我去举报你们的老板,揭穿她的真面目!我真是想不到你们的店竟然是用这种手段来拉拢客人的!”

“您到底在说什么啊?”赵国苇都有些懵了,她完全不明白施子平到底为什么突然这么愤怒。

施子平看她一脸疑惑的样子,好似真的不知情,于是说道:“你们老板在调料包里加了罂.粟壳!罂.粟壳就是罂.粟干燥后剩下的果壳,食用后会让人产生兴奋感,让人有种食物非常好吃的错觉,长期食用会导致上瘾和慢性中毒,对人的身体有着很大的害处!你们这是在害人!在诱人吸.毒!”

赵国苇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罂.粟壳竟然有这么大的害处,“这、这和我没关系……我只是负责把香料拿来,对,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她说完扭头就跑,如果事情真的像施子平所说的那样严重,那可就出大事了,她绝对不能被牵连到这件事里面!

这个锅……就让郑萍背吧!反正对方本来也就放了罂.粟壳不是吗?空口无凭的,谁能知道她与这件事有关?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依然有50个红包~~~

============

感谢伊薇希、隱音的地雷

感谢halux10、安啊x10、燕子x10、janex10、南娅x8、就想吃包子x5、诗诗小兔x5、可怕的小姐姐x5、amengx5、深蓝至极x3、家家敏x3、桃李有虫?x3、杨柳青青x2、柏川、ぃ沫児っ、清言、龙女晓澜、晗媛相依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