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chapter 063

    第63章澄清(修文)

施子平非常气愤地进了公安局,将刚刚赵国苇交给他的调料包以及那份他们手写的简易合同递交给了公安干警。

罂.粟壳虽然危害没有罂.粟和毒.品那么大,但也有致人成瘾的问题存在,听到罂.粟壳被混入食物进行大量售卖,公安方面对此非常重视,立刻安排了两位公安立刻前往“骨头王”进行调查。

下午店里客人比较少,苏余在门口坐着休息,看到穿着制服的公安干警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她顿时就吓了一跳。

“公安同志,请问你们这是……?”

“带我们去找一下你们老板。”

苏余也不敢多说,直接带着他们去了后面的厨房。

“公安同志,你们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郑萍看到公安的时候,脸上不由地露出惊讶之色。

“根据群众举报,我们怀疑你店里的汤底中投放了罂.粟壳,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调查。”穿着制服的两名公安严肃地说道。

“罂.粟壳?!”郑萍非常震惊,“但是我们的汤里没有放过罂.粟壳啊。”

“有没有放,我们调查一下就知道了。”这一次来的两位公安都是对毒.品这方面的东西比较有经验的老警察,罂.粟壳虽然不算是毒.品,但也是对人体有害的,放进食物中可能会让人产生依赖性,产生吸食毒.品的倾向,容易给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1940年之后,出现了不少例在火锅和卤制品中投放罂.粟壳来招揽顾客的行为,如今又正值严打的特殊时期,所以公安对于这一块抓得还是比较严格的。

“行,公安同志,我敢摸着良心说我们店里从来没有往汤底里放过什么不该放的东西,你们尽管查吧。”郑萍非常配合地让出了厨房,让两位公安进去检查。

公安看她镇定的神情不似作假,心中都是微微点头。

“骨头王”的厨房卫生是做得非常好的,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地面也是非常干净整洁,不像外面的一些小饭馆,到处都是油污和虫子之类的,公安进厨房后的第一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接着他们就直奔麻辣烫的汤锅,拿起勺子把里面的香料包给捞出来,用水冲干净后,就打开仔细检查了一遍,的确在里面找到了棕色的小果实,但那不是罂.粟壳,而是与罂.粟壳外表看起来有些相似的草果。

因为外形相似,所以像这样把草果和罂.粟壳搞混的案例也不是没有过,但将两者放到一起,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草果具有特殊浓郁的辛辣香味,是香料的一种,并不属于违禁品。

不过举报人也说了,之前那个把香料包交给他的人就是这家店的员工,而且在警局门口就跑了,并不排除那个人过来通风报信后,他们已经将香料包里的罂.粟壳掉包的可能性。这个时候还没有后世的食药监局和方便检测罂.粟壳的快速检测试纸,所以公安只能暂时把那几锅汤都打包了一部分,准备带回去检验。

这几锅汤是从早上一直熬到现在的,一打开锅盖就能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浓香,显然不存在什么把汤都一起掉包的可能性,只要这汤里放过罂.粟壳,就一定能检验出药物残留。

“公安同志,是哪个丧良心的诬告我们啊!我们本本分分地做生意,从来不搞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啊!”王奶奶气得不行,郑萍的日子过得有多么不容易,开店有多辛苦,她都看在眼里,如今竟然有人诬告他们往汤底里放罂.粟壳那种东西,这不是要逼死郑萍吗?

“老人家,您放心,我们公安不会随意冤枉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一切都要以证据来说话。如果检验没有问题的话,我们也会追究那位举报人的责任。”

听他们这样说,王奶奶总算放心了一些,但她还是决定晚上回去之后就和儿子说说这件事,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所幸警察办事都是讲究证据的,在经过他们的初步检查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所以没有让他们停业,总算是将这件事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但当时确实有几个人在店里,看着公安警察气势汹汹地进了厨房,几个人心里一跳都觉得肯定是有大事。

回去以后,流言就迅速从这附近的小区为起点扩散开来。毕竟“骨头王”现在生意这么火爆,要是真有什么问题,他们这些老顾客、常客就是最直接的受害者!

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骨头王”的店里一下子就冷清不少。

晚上许锦薇和沈临川他们放学回来,就从苏余那边听说了这件事,沈临川他们几个顿时就炸了,马上给他们的父母打电话。

开玩笑,郑阿姨的厨艺好得惊人,简简单单的菜色到了她的手里都会化身珍馐美味,她何必要多此一举,往食物里放罂.粟壳那种东西?这绝对是污蔑!一定要让诬告者付出代价!

公安方面怎么也想不到,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食品安全的案子,竟然引来了那么多关注,就连市长也亲自过问了,让他们倍感压力。所幸这些大佬都没有要以权谋私的意思,只让他们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彻查这件案子。

公安总部那边加班加点,将检测报告给赶了出来,他们带回来的汤里不仅没有发现罂.粟壳的药物残留,反而发现了不少对人体很有好处的微量元素,而且非常的有营养。

而且公安方面通过走访调查,发现“骨头王”开业将近有一年的时间,有不少忠实的老客户,但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反倒是越来越健康。要知道,在食用过含有罂.粟壳的食物后,多多少少会在生理上表现出来,有的人可能产生心跳加速、脸部发红充血的状况,有的人可能变得嗜睡,但无一例外都会对加入罂.粟壳的食物产生轻微的依赖感。

然而这些“骨头王”的老客人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虽然他们都经常来“骨头王”,但是这只是因为“骨头王”的食材新鲜,分量足,味道又好,觉得这是吃饭的好去处。

公安在调查的时候,询问了郑萍关于出售配方的事情,郑萍非常诧异,她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出售配方的意思,当时施子平来找她谈合作的时候,就被她给拒绝了,这件事也得到了店里所有员工的证实。

这时候,矛盾点就出现了,郑萍说没有卖配方,施子平却拿出了配方交易的合同,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赵国苇这个人很快就浮出了水面,毕竟后来约定交易的电话是她打的,简易的交易合同也是她签的,调料包更是她给的。而且店里的员工还能证明她那几天是借口身体不舒服请了假,而不是受郑萍委托出去办事的。因此公安方面开始怀疑是她见钱眼开,假冒郑萍的名义和施子平进行交易。

可能是做贼心虚,那天之后赵国苇就连面都不敢露,先是借口身体不舒服请了假,后来更是直接打电话向郑萍提出了辞职,只说家里有事没办法来工作了,就连已经干了几天的工资都没有来领。

这就显得非常可疑了。

公安很快上门,将赵国苇带到了公安局配合调查。

赵国苇虽然有些心眼,可到底还是畏惧执法机构的,在公安的逼问下,心理防线很快溃不成军,承认了自己偷了“骨头王”汤底配方,假借“骨头王”的名义,想要和施子平进行交易的事实。至于香料包里的罂.粟壳,是她婆婆从黑市买来的,因此又牵出了另一个案子,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如果说赵国苇假借“骨头王”的名义,用添加了罂.粟壳的汤底配方和施子平进行交易,想要以此牟利的话,那么就她就涉嫌了商业欺诈。并且因为与施子平的合同白纸黑字写明了交易金额为两万块人民币,属于涉案金额巨大,因此这个案子的性质就变得不同了。

施子平得知真相后,还特意来找郑萍道了歉。

许锦薇其实毫不意外施子平会选择举报,毕竟施子平也是在小说中拥有姓名的人,他名下的火锅连锁可是相当出名,男女主约会的时候,可是经常会去他的火锅店,因此许锦薇对施子平这个人是有印象的。他为人正派又嫉恶如仇,和小说中那个从赵国苇手中购买了卤料配方的奸恶商人完全不同,如果说他知道自己购买的配方是偷来的话,他一定会退还配方,并且将欺骗者告上法庭。

所以许锦薇其实是设了两个套给赵国苇钻,一个是弄错草果和罂.粟壳,还有一个就是施子平的联系方式。

没想到赵国苇竟然两个套都钻了,还在自己的脖子上打了个死结,真是活该。

郑萍也想不到赵国苇竟然是这样口蜜腹剑的人,还好没有被她得逞,否则配方外泄倒是小事,要是损害了“骨头王”的名声,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不过好在这个案子结得快,流言还没有传得太广。为了终止流言,公安局还特意将检查结果公布出来,请食品部门开了证明,“骨头王”的东西不仅没毒,还对身体大有好处。

郑萍把证明往店里最显眼的地方一挂,顿时一切流言都终结了,反而因祸得福,生意比过去还要更加的火爆。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嗷,更新惹……赵国苇凉了╮(╯_╰)╭今天也发50个小红包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