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chapter 077

    第77章是你(一更)

过了几天,正赶上一场小雨,出门吃饭的人变少了,郑萍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于是便对苏余说道,“小苏啊,我看应该没什么客人了,你让大家把店面收拾收拾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郑姨!”苏余答应一声,就带着其他的服务员一起打扫店铺了。

苏余对于现在的工作真是满意极了,工资高不说,上班时间还很灵活,早上十点上班,下午两点可以休息到五点,他们都住得不算远,完全可以回去睡一觉,晚上九点下班,还包中饭和晚饭。

最关键的还是老板人好,晚上下班的时候,店里的饭菜要是有多的,老板还会让他们打包带回去,连他们的家人都能一饱口福。老板的手艺那绝对是一等一的棒,一顿吃不上就想得慌,就冲着这两顿美味的饭食,他们也是绝对不会跳槽的。

苏余他们把店铺打扫的差不多了,便下班离开了。

郑萍正打算关门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一位身穿西服的男人下车走了进来。

店里都已经打扫完了,店里的炉子也都已经熄了,眼看着就快要关门的时候,却突然来了个客人,一般的店家都会客客气气地请客人明天再来,郑萍认出了这人是那天孙卓请来的贵客,而且人家又是特意打车来吃饭的,让人白跑一趟实在不太好,于是便微笑着上前招呼道,“这位先生,您想吃点什么?”

廖先生看了看店里冷冷清清的样子,就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犹豫了一下道,“会不会太打扰了?要不然我还是改天再过来吧……”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开门做生意就是这样的,您进来坐吧。”

廖先生跟着郑萍走了进去,来到了最靠近厨房的一张桌子坐下。

“您想吃点什么?”

“随便弄点什么就行。”廖先生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那我给您下碗面吧。”熬骨汤的大锅灶刚熄,但里面的汤还是热的,倒出来用小锅煮个面就行了。

“好的,麻烦您了。”

郑萍很快进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廖先生可以通过透明的窗看到她的一举一动。

她掀开锅盖,将面条丢下去的时候,热气蒸腾间模糊了她的面容,却与多年前廖先生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合在了一起。

那年他和他的父亲一起被下放到皖南的农场,住在简陋的牛棚里,饥一顿饱一顿,干着最脏最累的活,时不时还要被人拉出去□□和辱骂,他的父亲受不了折磨自杀了,而他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几乎到了骨瘦如柴的地步,他的胃病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直到一个寒冷的冬夜,他发起了高烧,整个人都已经迷糊了,他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没想到的是,牛棚里怀孕的母牛刚好要生了,发出的声音引来了生产队的人,还有几个刚从城里来的知青也跟着看热闹。

其中一个女知青发现了正在发烧的他,于是请求大队长把他送去医院。大队长本来不想管他,可女知青说他可能是受寒感冒了,要是传染给了牛就不好了。牛可是生产队非常重要的财产,大队长不敢马虎,这才让人用板车把他拉去了镇上,也没有去医院,只找了一个赤脚大夫给他看病。

女知青用票跟那大夫换了点粮食,蹲在角落用小陶锅煮了一碗红薯米粥给他喝,热腾腾的粥下肚,让他冰凉的身体渐渐暖和了起来,那碗普普通通的红薯粥,对他而言却是这辈子都难忘的珍馐美味。

后来给牛棚送饭的责任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她的身上,生产队上吃的是大锅饭,等大家都吃完了,剩下的才是他的。生产队上都是庄稼汉,干的又是体力活,吃的当然多,真是恨不得连锅底都给刮干净了,哪里还会有多出来的饭给他,以前给他送饭的人,每次送来的都是刷锅水和一两个馊掉的窝窝头,所以他才会被饿出胃病来。

但是给他送饭的人换成女知青之后,他每天至少能吃上一顿热食,烤地瓜、玉米馍馍有的时候甚至还有米粥。

他知道,那些都是女知青省下来的口粮。

只是牛棚就在大队部边上,每次她来送饭,他也不敢和她多说话,生怕拖累了她。整整一年多的时间,他对她说过最多的话,也就只是‘谢谢’罢了。

女知青的厨艺很好,再简单的食物都能被她烹饪得有滋有味,会琢磨着做一些酱菜和泡菜什么的,队上有不少人都愿意拿东西和她换。过年那天,她去买了一块肥肉回来,瘦肉切成肉丝拌了咸菜,肥肉则用来榨油,然后煮了一碗咸菜肉丝面给他送来,面上还放了点金黄酥脆的猪油渣,那个味道令他至今都难以忘怀。

后来他被接回了首都,也没来得及和女知青告别,他只知道大家都叫她阿萍。

他的身体透支的太厉害,回了首都之后将养了好一段日子,又料理了诸多的事情,等他终于能够抽出空去到皖南的时候,那女知青已经回城三年多了,物是人非,村里的大队长换了人,关于那女知青的事情,已经被大队的人所淡忘,他最终只得到了她的名字——郑萍。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几乎没有什么辨识度,没有其他的信息,想要只凭这么一个名字去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知不觉间,十几年过去了。

他第一次吃到‘泡菜王’的时候,似乎尝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但是并不敢确定,因此在孙卓找上门的时候,他才会同意给他一次见面的机会。

结果那天的骨汤面、咸菜肉丝、猪油炒饭等等,在惊艳了他的味蕾的同时,也勾起了他更深的回忆。在得知这家店的老板就是那泡菜的制作着,并且名叫郑萍之后,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了。

孙卓给他讲了许多关于郑萍的事情,也让他愈发肯定郑萍就是他要找的人。

多年未见,她似乎和过去有了很多的变化,齐耳的短发变成了长发,皮肤变黑了一些,多了一点皱纹,但还是能看得出她年轻时清丽的相貌。她毕竟已经不再年轻,岁月和生活在她的身上留下了印记。

但她温和善良的个性,似乎依然没有改变。

“您的面好了,趁热吃吧。”

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放在了他的面前,一眼就能看到里面一大块连筋带肉的大骨头,还有一个煎到两面金黄的荷包蛋,浓稠的骨汤上点缀着碧绿的葱花,看起来就让人特别的有食欲。

廖先生拿起了筷子,一口一口慢慢地将面吃完,就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

“非常好吃,谢谢。”

“您喜欢就好。”

“多少钱?”

“两块钱。”随着物价的上涨,面的价格也稍微涨了一点。

廖先生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了钱,交给了郑萍。

“欢迎下次再来。”郑萍微笑着道。

廖先生却没有起身,而是迟疑着道,“我可以问您一件事吗?”

“什么事?”

“听说您当年下乡去了皖南,您是否去过牛棚?”

听他提起牛棚的时候,郑萍深埋在脑海中的记忆突然苏醒,就仿佛尘封多年的一个罐子被打开了一般。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是你……?”

“是我。”廖先生的眼眶微微泛起了红,“那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廖志刚,当年真的谢谢你。”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点卡文,不好意思~还是发50个小红包!不是老情人哦~~但是的确是有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