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hapter 009

    第9章黑市

放学之后,许锦薇背上书包,摸了摸兜里皱巴巴的几张纸币,离开了学校。之前就提到过,她学校的位置很好,周围有工厂,距离市中心也不远,去供销社也就十几分钟的路。

许锦薇并不知道黑市的具体位置,但想来应该是在比较偏僻不起眼的地方,而且流动性特别强,毕竟这种倒卖粮票的行为是属于‘投机倒把’,她毫无方向地乱跑一气根本就没有用,只会浪费时间,所以需要另辟蹊径。

她走走停停地来到了供销社的门口,这里来来往往的人最多,不少都是刚刚下班到供销社来买副食品的职工,还有不少农民拿着自家的鸡蛋和蔬菜到这里来换钱的,排起了长长的一条队伍。她装作排队的样子,排到了队伍的最后,其实一直在注意观察周围的人。

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个站在墙边,脚边放着一袋土豆的农家汉子,他看起来也像是在排队,可脸上没有丝毫急切,反而时不时东张西望。

许锦薇耐心地又等了一会,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走过这个农家汉子身边的时候,与他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突然又提高了声音道:“同志,你有没有带火柴啊?我这烟瘾犯了实在难受。”

“诶,我有呢。”汉子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火柴盒。

“同志,多谢你了啊,这火柴就当我跟你买的。”说着他就掏出了两张毛票,塞进了那汉子的手里。

“这怎么好意思?”两个人推拒了一番,最后中年男人拿着火柴盒走了,汉子也把刚刚他给的毛票给小心地收了起来。

一切都好像非常正常,刚才这一幕仿佛只是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一件小事,但许锦薇却知道他们两个刚才进行了什么样的交易。

确定了目标后,许锦薇快步走了过去,低声问道,“大叔,您身上还有火柴吗?我爸让我来买火柴,可是排队的人太多了。”

那个汉子看见和自己搭话的是一个胖胖的小丫头,先是愣了愣,然后笑着回答:“大叔不是卖火柴的,刚才……”

汉子话说到一半,就被许锦薇打断了,她笑着往汉子的手里也塞了两张毛票,“大叔,我知道,真的是太麻烦您了,但能不能请您帮帮忙,就给我和刚才那个叔叔一样的火柴盒就行。”

她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加重了“一样”这两个字,眼睛也是直勾勾地看着这个汉子。

汉子面露犹豫之色,面前的小姑娘只有十三四岁,虽然看起来很是聪明伶俐的样子,但到底年纪小,他拿不准到底应不应该相信这个小姑娘。

“大叔,拜托您啦。”许锦薇声音清脆,但话音落下的时候,她无声地做了一个口型,又按了按口袋。

那汉子见状,终于从口袋里又掏出了一盒火柴,“那好吧,这盒火柴给你。”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多谢大叔了。”许锦薇笑着接过了火柴盒,飞快地跑走了。

等到了无人之处,她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火柴盒,果然在火柴盒的内侧,找到了一行小字,只写了一个路名,但许锦薇明白,那就是黑市的所在。

只要有需求,黑市就会存在,就连末世的幸存者基地也不例外,许锦薇在末世生活的时候,也没少去黑市买卖东西,所以她找人的眼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刚才那个汉子看起来像是在排队,实际上却是黑市安排的引路人,指引的还都是比较熟悉的客人。几分钱的火柴谁会拿两毛钱去买?之前那个中年男人和这个汉子只是演了一场戏,火柴只是障眼法,真正重要的是里面传递的信息,这个火柴盒其实就是黑市的入场券。毕竟现在政府对投机倒把这种行为管得还是很严的,万一被抓到可不是开玩笑的,无论是指引人还是在黑市卖货的倒爷,都担着风险呢。

因此负责指引的人特别小心谨慎,一般的生面孔他们都是不接的,但许锦薇能成功从那汉子手里得到这个火柴盒,还真是多亏了她外貌的欺骗性。她看起来虽然有些胖,但皮肤很好,白白嫩嫩,又是小孩子,稚气未脱,笑起来还是挺可爱的,而且她身上还穿着校服,满身的学生气,实在让人对她生不出防备来。再加上她做的口型就是“黑市”两个字,又按了按口袋让对方看清她兜里的钱,这才让对方相信她是一个诚心想要找黑市的买主,从而给了她这个火柴盒。

她的身上其实只带了三块钱,那是她今天早上跟郑萍要来的,理由是需要买一些参考书。她正值初三的关键时期,所以郑萍对她的学习非常看重,很是干脆地将钱给了她。她并不是有意要欺骗郑萍的,实在是因为她很清楚郑萍的性格,如果郑萍知道她拿这钱是要去黑市换粮票的话,郑萍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黑市粮票的价格果然低廉,本地粗粮票两毛,本地细粮票两毛五,全国粮票也才三毛钱,油票一毛五,肉票贵一些,要四毛钱。去掉一开始买火柴盒的两毛钱,许锦薇用剩下的两块八毛钱,换到了六张细粮票,三张粗粮票,两张油票和一张肉票,可谓是收获满满。

许锦薇心满意足地回到家,进弄堂的时候,遇到了吴晓丽正送一个亲戚出门。

“哟,许家丫头回来啦?”

对于吴晓丽假惺惺的问候,许锦薇敬谢不敏,一想到她昨天狮子大开口的样子,就觉得她面目可憎。她脚步不停,朝着吴晓丽的方向轻轻点了个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吴晓丽被她这样目中无人的样子给气到了,顿时就忍不住向自家亲戚抱怨:“你看看这个许家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好吃懒做,胖成这个样子,平时学习成绩也不好,今天还回来得这么晚,也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呢,万一学坏了可怎么办呢!”

吴晓丽的声音又尖又利,许锦薇都快走到楼底下了,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她倒是也不在意,反正不管吴晓丽怎么骂,她也不会少块肉,只要他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就足够让吴晓丽这种小心眼的女人眼红到滴血了。

回到家,已经七点多钟了,许军已经吃完饭,到自己靠墙的单人床上躺着看报纸去了,郑萍却没有吃,想要等女儿等回来一起吃。

“妈,我回来了。”

“快去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见到女儿回来,郑萍顿时喜笑颜开,去厨房把锅上热着的饭菜端了出来。

许锦薇洗过手,在桌边坐了下来,和郑萍一起吃起了晚饭。

“囡囡参考书买到了吗?”郑萍没忘记早上许锦薇跟她拿了钱,说是要去买参考书的事情。

“只买到了一本,店里其他的书卖光了,要稍微等两天。”这是许锦薇早就想好的借口,“对了妈,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我们班新来的那个转学生吗?”

“记得啊,好像叫沈什么川?家里条件挺好的吧?”郑萍隐约有点印象。

“对,他叫沈临川,他那有不少多的粮油票,我就用剩下的钱和他换了点。”

许锦薇用沈临川做了一下挡箭牌,毕竟普通学生是绝对拿不出那么多票据的,而沈临川就不一样了,他转学来的那一天,原主回来就告诉了郑萍,所以郑萍对他是有些印象的。

“啊?”郑萍没想到许锦薇竟然能从同学那边换到粮油票,高兴之余又担心女儿不知道价钱换亏了,她问道,“换了多少?”

许锦薇便把口袋里装着的粮油票全都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这么多?”郑萍又惊又喜地看着桌子上这一小叠粮油票,脸上不由地露出笑容,有了这些票,应付接下来的几天绝对够了。

“哎呀,这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三块钱换了那么多票,郑萍真是打心底里觉得高兴,当即就扭头朝许军笑道,“囡囡真是懂事,都知道帮家里换粮票了,比我做得还好呢!”

许军只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郑萍也不在意,转回来一边捋着手里的粮票,一边含笑对女儿嘱咐道,“你可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啊!”

“好的,妈妈。”许锦薇随口答应了下来,把注意力转回到美味的晚餐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