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chapter 084

    第84章赴京

女儿成了高考状元,并且还上了报纸,郑萍简直高兴得合不拢嘴。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上门来恭贺的亲戚非常多,每一个都准备了礼物,好话不要钱似的往外说,郑达也厚着脸皮带着吴宝茹和儿子上门来了,这样有出息的外甥女,可不能把关系给弄僵了。来店里吃饭的顾客,也几乎都会恭喜她一句,有的还要向她讨教几声,看看怎么才能教出这么出息的孩子。

郑萍这几天实在是又骄傲又欢喜,只觉得这可能就是自己一辈子最荣耀、最快乐的时光了,连着店里也搞了两天活动,给每个上门的客人都发一个红鸡蛋,一同分享她的喜悦。

这样门庭若市的情况,也只有郑珠一直没有出现。她的女儿陆琳琳其实考得也不错,考了523分,超出文科重点分数线足足39分,顺利被首京财经大学给录取了。然而有许锦薇这个高考状元珠玉在前,陆琳琳的这点成绩就显得毫不起眼了。一直在家里都是众人焦点的郑珠完全受不了这种打击,说什么也不愿意过去“受气”,连着陆琳琳都没能好好过暑假,天天在母亲的低气压下小心生活。

最后还是陆高华特意从港城赶了回来,亲自给许锦薇送上了一份礼物。他送的是一部bp机,在这个年代可是紧俏货,非得进口,内地是很难买到的。陆高华的这份礼物可以说是用了心的了,在见到季亚珍后,他又再三为郑珠之前没有来看望季亚珍的事情道歉,将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季亚珍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对郑珠已经非常失望了,但陆高华这个女婿还是不错的,所以她并没有迁怒到他的身上,还留他下来吃了一顿饭。

许锦薇和沈临川他们几个孩子全都顺利考上了京大,再过一个月就该去首京报道了,郑萍他们作为父母自然也要为他们赴京做准备了。

毕竟是要去外地读书,需要准备的东西可不少,衣服、鞋袜、床单、被褥、各种日用品,大包小包的准备了一大堆。

“妈……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啊……?”看到这么多包,许锦薇就觉得头疼。

这个时候也没有后世那种方便的行李箱,用的还是笨重的皮箱和结实的布包等等,搬运起来实在有些麻烦。

“哪里夸张?”郑萍孜孜不倦地往箱子里塞东西,真是恨不得把整个家的东西都一起塞进面前的几个箱子里,“首京那边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多带点东西有备无患,像床单被褥什么的,要是你学校没给准备可怎么办?到时候你想买也没处买去。”

许锦薇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多带点东西就多带点东西吧。就是这会儿去首京,还得还得坐那种老式的绿皮火车,路上要足足26个小时,而且到时候去首京报道的学生肯定不少,估计火车票非常难买,他们必须得提前把火车票给买好了才行。

孙卓因为做生意的关系,常年到处奔波,坐了无数趟火车,可以说是对于火车非常的了解。站票和坐票都可以不必考虑,最要紧的就是买卧铺票,要不然路上那么长时间,孩子们可要受大罪了。

这个时候的绿皮车的硬座是没有弹性座垫的,只用普通皮质材料包裹木板,坐着非常不舒服,要是让孩子们一路坐着颠簸到首京,那他们全身的骨头还不得折腾散架了?

而且硬座车厢内的环境也非常差,随处可见席地而坐的乘客,这些人通常都是买了最便宜的站票的乘客。车厢里充斥着食物的味道,臭脚丫子的味道,汗的味道,混在一起那滋味真叫一个酸爽,车厢也吵闹,这些从小到大没怎么吃过苦的孩子们肯定忍不了。

硬卧通常有三层铺位,用简易的隔断隔开车厢内部,可隐私性也不太好。最好是能买到软卧的票,四个人一个房间,还有拉门隔断,私密性强,也安静,能让孩子们更好地休息。但火车通常只挂一节软卧车厢,一共只有三十多个床位,所以虽然软卧的票价高,不是人人都能支付得起,可也不好买。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安装最新版。】

最后还是沈展鹏面子大,托关系买到了八张软卧的票,除了许锦薇和沈临川他们六个之外,剩下的两张给了郑萍和孙卓。郑萍只有许锦薇一个女儿,那么多年,母女俩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一次女儿要出远门,郑萍说什么都放心不下,必须要亲自把孩子送进校门,她才能安心。

“骨头王”饭馆的酒席业务暂停几天,汤面和麻辣烫的生意照旧,反正有杨文武和王奶奶他们把关,出不了什么大问题。客人们也都能理解,老板娘这是要送高考状元去上学咧!

孙卓经验足,为人又圆滑,有孙卓跟着这些孩子,陈弘文和沈展鹏还有严家的父母也都能放心了。

去首京的当天,火车站挤满了提着大包小包的人,孙卓和沈临川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两个大箱子,背上还背了个大背包,就连郑萍的手里也提着两个包裹,八个人走在一起,真的有一种在搬家般的气势。

沈临川小心地护着许锦薇,生怕周围密集的人群挤到了她,然而许锦薇手上提着两个大箱子,就跟提着两斤棉花似的健步如飞,让沈临川苦笑不已。

检票之后,几人顺利上了站台,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提着大包小包往火车上挤,还有人通过窗户把东西往里递,这样的画面许锦薇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亲身经历一次的机会。

他们几个的票是软卧,凭票上车,没票不许上,倒是让他们不需要去和这些人挤了。

四个人一个房间,他们八个人刚好两间,许锦薇母女两个和沈临川兄弟住一间,孙卓带着剩下的三个男孩儿住另外一间,他们的大皮箱和各种大包裹将床底和房间的空余位置全都塞了个满满当当。

虽然是票价最贵的软卧,但条件和后世的火车软卧那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床上的被褥也不知道多久没换了,一股子的味道,隔着老远都能闻见。

“你看看,这时候就知道带被褥有用了吧?”看着三个孩子脸上的嫌弃之色,郑萍笑着打开了地上的一个包裹,拿出了几条薄被单,将床上的被子叠起来,塞到了床尾,然后把薄被单铺在了床铺上,这样躺下就舒服多了。

见郑萍还打算把另一个包裹里卷起来的被子也给拿出来,许锦薇赶紧上前拦住了她,“妈,被子就别拿出来了,一会下去还得再叠起来,太麻烦了。这天也挺热的,睡觉不盖被子也没什么关系。”

郑萍想了想,觉得女儿的话也有道理,这才作罢了,只帮着沈临川和沈临海把他们的床也铺了一下。

正忙碌着,火车的嗡鸣声响起,列车开始缓缓地动了起来。

“我去看看小孙他们要不要帮忙。”郑萍想着孙卓他们估计也睡不惯那有味道的被褥,还是帮他们把床铺一下的好,毕竟路上要26个小时呢。

大白天的,谁也不想睡觉,在火车上也没什么事干,实在无聊得很,没过一会,陈立从背包里拿出了两副扑克牌,窜到了许锦薇他们的房间,拉着他们一块玩牌。

这两副扑克是陈立从港城那边带回来的,背面是水浒传人物,看起来颇为精致。有了娱乐活动,时间也就过得很快了。

一开始是陈立拉着他们玩斗地主,玩的时间长了也就有点没意思,后来变成许锦薇教他们玩双扣和升级,这都是后世的玩法,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非常新奇的,一个个都学得起劲,就连孙卓和郑萍也忍不住跟着玩了两把。

中午的时候,列车员推车餐车来各个车厢兜售盒饭。这个时候火车上都有专门的餐车厨师,铁路系统工作稳定,旱涝保收,被称作“铁饭碗”,厨师们都舍得放肉放调料,因此每一份盒饭都是分量十足。尽管价格相对外面的饭菜来说要贵一些,却也是物有所值的。

“同志,今天的盒饭都有点什么菜啊?”孙卓笑着问道。

“有回锅肉、鱼香肉丝、宫保鸡丁和红烧狮子头。”

“每一种都给我来两盒吧。”孙卓掏出几张大团结递了过去。

“好嘞!”那列车员大概也是头一次看到这样豪气的客人,笑得眼睛弯弯的,赶紧拿出八个饭盒递了过去。

郑萍他们也没跟他客气,每人拿了一盒,就吃了起来,味道还真的是不错,食材都还算新鲜。

一晃一天一夜的时间就过去了,郑萍他们把自己的床单拿下来收好,再把床铺上的被褥复原,就等着下车了。

火车到站之后,他们又提着大包小包下了车,正想要问问车站的工作人员去哪里打车的时候,却在站台边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孙卓一抬头,看到一个熟悉又矜贵的身影,顿时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又看了几遍,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廖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廖志刚家可没有孩子要上大学啊?就算是他自己要出去,也犯不着坐火车吧?

廖志刚缓步走了过来,从郑萍的手里把她提着的两个大包裹给接了过去,然后缓声对孙卓道:“我是来接你们的。”

“啊?您怎么知道我们今天到?”孙卓没在意他的动作,只当是绅士风度,诧异地问道。

郑萍的脸红了红,不过在场的一群“瞎子”都没有看出来,她微微低下头,用手将头发拨到耳后,低声道:“我前两天和廖先生通电话的时候刚好提到了我们要来首京,我也没想到廖先生会来接……”

“哈哈,原来如此,廖先生真是有心了!”孙卓不疑有他,笑着说道。

他们三个人合作的拌饭酱的项目已经在投入生产中了,如今他们也算是正式的合作伙伴了,廖先生过来接他们一下似乎也很正常。

“不必客气,略尽地主之谊罢了。”廖先生笑容含蓄地道,却不自觉地朝郑萍的方向多看了两眼,郑萍也笑吟吟地与他交换了一个眼神。

明明是两个中年人,这会儿情愫暗涌,竟然也跟毛头小子们一般纯情。

许锦薇跟在他们身后,脸上忍不住微微露出一个浅笑。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咯……

作者有话要说:  早起更新!爱大家!今天发50个小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