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chapter 010

    第10章盒饭

早上,许锦薇很是意外地从郑萍手里接过两个饭盒。

“妈,你今天怎么给我准备了两盒饭啊?”

“这是给你那个同学的。”郑萍一边把东西搬到三轮车上,一边回答,“人家帮了咱们的忙,总得谢谢人家,咱们家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就我这手艺还行,就给他做了点吃的,你带过去,看看合不合他的口味,要是喜欢,以后我也可以都顺便多做一点给他。”

许锦薇本以为粮票这件事就这样揭过去了,却没想到郑萍还一直惦记着,甚至还想长期给沈临川做饭。

她打开饭盒一看,里面竟然是两块切得方方正正的红烧肉,还有土豆块和一个完整的鸡蛋,都是一起放在红烧肉里炖的,满满地铺在晶莹雪白的米饭上,看起来红稠油亮,令人食指大动。

不过郑萍也没亏待自己的女儿,两个饭盒里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

“妈,用不着这么客气吧?咱们也是给了钱的。”许锦薇有些心疼自家的肉,她估计郑萍把之前换来的猪肉全都做了,“再说了,做个一次也就够了,天天做不是亏了吗?”

“你这孩子!”郑萍有些嗔怪地拍了她的肩膀一下,“人家肯帮你是情分,说什么亏不亏?要不是人家好心帮忙,咱们就算有钱也换不着票啊!必须得好好谢谢人家。”

她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出来,许锦薇在学校只跟外甥女一起玩,也从不说学校的事情,郑萍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知道女儿的校园生活大概并不如意,作为母亲,她怎么能并不自责心疼?

对方转学过来应该也没什么朋友,如果她天天多做一份饭,就能让女儿多个朋友,又是男孩子,要是有人欺负女儿,对方念着这个情分,也能帮着护她一下。郑萍觉得天底下真是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好吧好吧。”见郑萍态度坚决,许锦薇无奈地答应了下来,把两个饭盒都收进袋子里,拿去便宜别人是不可能的,大不了自己今天吃两份饭,反正她胃口大,至于天天带饭的事,就说对方家里有人准备就好。

【推荐下,换源app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然而,天不从人愿,许锦薇没想到最后这盒饭竟然还是落到了沈临川的手里。

她依旧是提前到的学校,帮着郑萍将摆摊需要用到的东西摆放好,然后又帮着她招呼客人。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轿车停在了校门口,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毕竟这个年头连三轮车都罕见,更不用说四个轮子的汽车了。

车门打开,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双大长腿,接下来是白到晃眼的的确良衬衫,最后是一张年轻又英俊的脸庞。

“这孩子长得可真俊。”不管什么年龄性别,人总是喜欢赏心悦目的事物的,众人把视线转过去,就有一个正在排队等土豆丝饼的大妈忍不住赞叹出声。

“是啊,而且能坐车来上学,家里条件肯定不一般。”另一个顾客也附和着议论了两句。

许锦薇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毫不意外地发现顾客们话题的中心人物就是沈临川。她没什么兴趣地又低下头,给刚煎好的土豆丝饼撒上胡椒粉,并且用牛皮纸包好交给客人。

沈临川下车之后,就闷头朝学校走,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低沉浑厚的声音,“别忘了买早饭吃。”

沈临川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但到底还是缓下了脚步,往周围一圈早点摊子望了一圈,随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目光微微一凝,转身朝那边走去。

“这饼怎么卖?”沈临川开口问道。

“五分钱一个,买三个以上还需要一张小额粮票。”见刚刚那个好看的男孩子走到自家摊位前,郑萍也是有些惊喜,热情地开口招呼。

“给我来两个吧。”沈临川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毛票递了过去,视线微微抬起,落到前面的许锦薇身上。许锦薇已经转过身去,一副没看见他的样子,摆明了是不想跟他在摊子前表演一出“认亲”戏码。

沈临川顿了顿,也就随着她的意,装作不认识她的样子。

“好嘞。”郑萍收了钱,就开始煎新的土豆丝饼,当饼煎成漂亮的金黄色时,一股诱人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沈临川原本只是想随便买个什么应付一下他爸,没想到这土豆丝饼闻着还挺香的,让他这会儿倒是还真觉得有些饿了。

“同学,你的饼好了。”很快郑萍就给土豆丝饼撒上调味料,递到了沈临川的手里。

“谢谢!”沈临川接过来后,顾不得烫就咬了一口,鲜美的滋味在舌尖上爆开,酥脆的外皮和软烂的内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顿时有些后悔没有多买两个。

“囡囡啊,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去学校吧。”郑萍看进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担心许锦薇上课晚了,便提醒了她一句。

“好的,妈那我走了。”许锦薇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就脱下了身上的围裙,拎起书包。

郑萍看着她准备离开,又提醒道:“饭盒别忘了给你那个同学,叫沈什么来着?哦对,沈临川!”

突然被点名的沈临川脚步一顿,有些诧异地扭头看向了许锦薇,许锦薇抬头与他撞上目光。

四目相对,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怎么了?”郑萍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不由地问了出来。

“没什么……妈,我走了!”许锦薇转身就走。

沈临川眨了眨眼睛,到底是没当着人家妈妈的面揭穿她,捧着手里的土豆丝饼,迈开长腿跟了上去。

“不解释解释?”进了校门,沈临川就快步走到了许锦薇的身边。他本来不是这么会刨根问底的性格,但是对许锦薇,他似乎总会有些克制不住。

充满力量却被人欺凌,强大却低调,这个人简直充满了反差,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又忍不住产生好奇。

许锦薇不吭声,继续埋头往里走。

沈临川微微挑眉,“不如我去问问阿姨?”

许锦薇的脚步一顿,眼神不善地看向对方。然而面前的少年干净清瘦,眼神黑亮清澈,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皮肤白皙,身高腿长,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站在面前的时候,就好像一棵枝叶脆嫩的白杨树,许锦薇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有些颜控,起码她看着这张脸,还真没法像对吴凯他们那样冷酷。

“昨天跟人换了点粮票,拿你做了下挡箭牌,我妈做了点吃的想要谢谢你。”许锦薇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沈临川的视线不由扫向了她鼓鼓囊囊的书包,唇边微微逸出一点点笑意,压着嘴角朝她伸出了一只手,“给我吧。”

许锦薇挑了挑眉,“给你什么?”

“盒饭。”沈临川简单地回答了两个字,修长的手指依旧伸在她面前,那双黑亮的丹凤眼静静地凝视着她,没什么压迫感,似乎也不包含什么情绪,可是许锦薇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眼见着旁边已经有同班同学在经过,并且朝着这边投来八卦的目光,许锦薇意识到再纠缠下去对自己没什么好处,只得皱着眉,从书包里将饭盒拿出来塞到了他的手里。

那可是半张肉票!

许锦薇心疼地皱起眉道,“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必须吃完,一粒米也不许剩,吃完记得洗干净!否则……”

她用力握了握拳头,骨节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沈临川顿时就回忆起那个夕阳下被铁棍支配的恐惧。

见沈临川脸上的笑意消失,许锦薇自觉扳回一城,心满意足地朝教室走去。

沈临川也只得苦笑着将饭盒收好,随后跟了上去。

他差点忘了,这丫头可不是柔弱的菟丝花,而是一朵会吃人的霸王花。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教室,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和窃窃私语,不过两个人都没什么反应,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第一节下课后,大家都去蒸饭了,沈临川也慢悠悠地拿出许锦薇给他的那个饭盒,朝食堂的方向走去。

“阿川,你这是干嘛去啊?”半路上遇到出来上厕所的孙朝阳和陈立。

“去蒸饭。”

“蒸饭?你那后妈给你做饭了?”孙朝阳是个直肠子,想到什么说什么。

陈立闻言立即猛拽了孙朝阳一把,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孙朝阳话出口也意识到了不对,但想收回也来不及了,只能讪讪地朝沈临川笑了笑。

沈临川显然很清楚自己这发小的性格,因此也没放在心上,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拿着饭盒去了食堂。许锦薇的警告还犹在耳边,他可不敢怠慢了,万一惹急了那姑娘,就算不把他像那根铁棒一样掰弯,也难保不会把他捶到全身骨裂。

想到这里,沈临川甚至忍不住浑身一寒。

他清空脑袋里这可怕的想法,将饭盒放到架子上,看着那平平无奇的铝制饭盒,内心里竟然隐隐生出一丝期待。

这个由许锦薇母亲亲手制作的盒饭……到底会是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