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9章 婚前习俗

    第1419章    婚前习俗

        “你猜猜谁来了?”

        姚瑶神秘地笑着问他。

        丁寻本来还不好奇,见姚瑶这样,连忙追问:“谁呀?”

        “你进去就知道了。”

        姚瑶拉着他的手快步走向大厅。

        丁寻心疼地把她拥入怀里:“慢点儿,别走这么快。”

        “没事儿,孩子还小着呢,不碍事儿。”

        “就是小更要小心。”

        在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在胎儿还没有成型之前,都要特别注意。

        这话让丁寻更不敢大意。

        走进厅里。

        沙发上坐着一个正在专注看手机的男人。

        丁寻一看见他,松开姚瑶的肩,欣喜地朝那人走去。

        “国华?

        你怎么来加也不提前说一声?”

        洪国华抬起头:“和你说干嘛?

        我是陪我老婆来看她好朋友的。”

        “你老婆?”

        丁寻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两个字儿从洪国华口中说出来,他怎么觉得那么陌生。

        这小子不是钻石单身汉吗?

        顶多现在有了梅凤这个女朋友,叫“老婆”还为时尚早。

        “洪国华和梅凤要准备结婚了。”

        姚瑶在一旁提醒道。

        “对,我和梅凤今天到你们家来呢。”

        “一是看望凤儿的好闺蜜姚瑶。”

        “二是向你们报喜,我们准备在今年年底结婚!”

        丁寻牵着瑶瑶的手走过去,在洪国华对面坐了下来。

        “真的?”

        这可真是好消息。

        无论是对于梅凤还是洪国华来说。

        俩人都已经是大龄青年了,再不结婚洪家二老又该着急了。

        “当然是真的!”

        梅凤清脆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丁寻愕然。

        他知道洪国华到了梅凤也一定在。

        只是她这围着围裙、卷着袖子的模样,这是干嘛呢这是?

        “怎么?

        看着我干啥?”

        梅凤自己也朝自己身上看。

        “哈哈哈……”

        “你是惊讶我怎么这副模样吧?”

        “我在收拾你家的客房。”

        丁寻问道:“收拾客房?”

        “对呀,姚瑶邀请我和国华到你们家来住几天,我们姐俩好说说话。”

        梅凤说着,亲昵地搂着姚瑶的肩膀。

        “不是,你们俩啥时候好闺蜜、啥时候成姐俩了?”

        “害!你个没良心的,忘了你们家小宝是谁接生的?”

        “啪”的一声,丁寻猛地抽了自己额头一下。

        “我该死,我忘记这层关系了。”

        “你和瑶瑶是共过患难的姐妹。”

        “可不就是嘛,你们家小宝理应认我做干妈。”

        梅凤把围裙一解,坐到了洪国华身旁。

        她立马变身成一个娇俏的小女人。

        倚靠在洪国华肩头柔声道:“我办事儿利索吧?

        一小时不到就收拾好了两个房间。”

        “除了你们还有谁要住我家来?”

        丁寻纳闷儿地问。

        “没有谁呀,就我俩。”

        “那你收拾两间屋子做啥?”

        洪国华不失时机地调侃道:“你看,我就说丁寻和姚瑶不会介意吧?”

        “那不行,咱们得入乡随俗,我觉得挺好的。”

        梅凤扬了扬下巴,很自豪地说。

        “你们俩人说啥呢?”

        丁寻没明白。

        姚瑶挽着他的胳膊说:“梅凤说,咱们家就是她的娘家,咱们新南县的习俗,女儿和准女婿婚前回娘家不能同睡一屋。”

        “是吗?

        咱们这儿还有这习俗?”

        “当然啦,你们男人懂啥呀。”

        洪国华委屈巴拉地说道:“我都说了现在已经没有那些说法了。”

        “可是梅凤不依,她说咱们传统文化丢失得太多了,这习俗不是恶俗,指的是婚前而已,让娘家人觉得女婿稳重有什么不好?”

        姚瑶忍住笑。

        要说这会儿厅里坐着的几个人中谁最希望没有这习俗的,那就是洪国华。

        他们俩可是要在这儿住上一个星期的。

        一整个星期俩人得分开睡,他不着急才怪。

        丁寻一听,立马站到了梅凤一边。

        摆出一副娘家兄弟的样子:“对对,这不是陋习,得遵守。”

        “丁寻,你以后和姚瑶回娘家也这么遵守吗?”

        “当然,不过姚瑶家省城没这习俗,是吧瑶瑶?”

        姚瑶霸气护夫:“嗯嗯,我们那儿没有这习俗。”

        “那好吧。”

        洪国华欲哭无泪。

        人娘家人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三人的“阴谋”得逞。

        “好了,我和姚瑶去院子里和叔叔阿姨聊天,你们俩慢慢聊。”

        梅凤搀着姚瑶走出厅去。

        洪国华见两个女人都出去了,低声问:“你小子跟我说实话,你们这儿真有这习俗?”

        “好像是有……吧。”

        丁寻在脑海中苦苦搜寻,觉得有,又觉得自己没有听说过。

        关键是他们丁家这三代都没有嫁出去的姑娘,所以他不知道是否有这个风俗。

        从小到大都在上学,即便放学回来,村里的大人们哪里会和他一小孩说这些事儿。

        “到底有还是没有?”

        “有!”

        丁寻的态度坚决起来。

        当然,他的这份坚决并不是确定了有,而是带着戏谑的成分。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

        男人至死是少年!

        无论到多大年纪,谁还没个敢于恶作剧的童真?

        “好吧,你们赢了。”

        洪国华无可奈何地妥协了。

        心中暗思忖,就不该答应梅凤到丁家来认什么娘家。

        更不应该答应她到丁家来住。

        看着洪国华快要哭的表情,丁寻心中乐了。

        这个皮鞋匠,竟然被梅凤拿捏得死死的,原来这就是真爱,就如同他对姚瑶。

        他不忍心继续这个令洪国华感到悲催的话题,清了清嗓子,问:“你鞋厂和皮革厂的事儿办得如何了?”

        “事情都很顺利,原材料和新南的几家牛羊大户都签订了合同。”

        “猪老板那儿还没有签?”

        “本来今天上午要去签合同,但是猪老板打电话来说今天有事,签合同的事还是改期。”

        洪国华说这话的时候面露愁容。

        丁寻自然知道猪老板是为什么今天不能签合同。

        他把猪老板救方华的事说了一遍。

        洪国华大吃一惊:“方华?

        就是半年多前在巫山村,领着我参观你种植园的那位姑娘?”

        “对,真是她。”

        “她?

        她怎么会大半夜的掉进猪粪池里?

        是想不开还是失足?”

        洪国华心里也不相信是失足。

        谁大半夜的跑进山里去失足?

        而且还是猪粪池子。

        “都不是,是被人扔进去的。”

        “扔进去?

        谋杀?”

        “算是吧。”

        于是丁寻把方华在巫山村做的事说起,一直说到她被吴家收买,最后被人弄晕扔进猪粪池子。

        洪国华听得目瞪口呆。

        从那次参观植物园时和方华的谈话种,他听出那姑娘专业知识过硬,是棵好苗子。

        真没想到,她会是这种人。

        果然,看一个人不能单从表象去下结论。

        “这么说来,那姑娘也算是死里逃生一回了。”

        “希望她能改邪归正好好的反省自己。”

        丁寻点头道:“从她自首来看,应该是醒悟了。”

        俩人唏嘘不已。

        “国华,你的厂……”

        “哎呀!糟了!”

        不等丁寻说完,洪国华猛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