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明知险地偏进城

    见成王一副醉态,李秀娥甚是纳闷,这大敌当前,一个国君怎么可以醉酒呢?

    “五弟别来无恙?”

    李秀娥还是上前招呼了一声。上次自裘都一别之后,两人再也未见过,李秀娥还是一眼认出了裘开拓,除了身上的龙袍有别于他人之外,与裘式兄弟相似的相貌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记忆。

    成王上前施礼,“二王嫂一向可好?小弟迎接来迟,还望王嫂勿怪。一路舟车劳顿,请王嫂到宫中一叙。”

    成王虽说有些醉意,倒不是醉得一蹋糊涂,看样子头脑还算是清醒的。

    当着众人的面李秀娥不便问他何故喝了这么多酒。两军交战,他又是如何退敌的。与裘军联合一事又怎么说。这些问题总要弄清楚才是。

    庞彪小声提醒道:“王后还是小心为妙,到了城内宫中,成王若是下毒手,对王后可不利呀!”

    李秀娥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且看他如何!你带兵在城外等候就是。”

    庞彪知道王后胆大心细,洞察人心,贵为王后,不该身涉险地,他想随去护驾,闻听王后之言,已然明了。

    小雷霆走上前来,“孩儿陪母后进城。”

    有小雷霆在,庞彪就放心了。小翠带了女子别动队一同进了城门。

    头前骑马而行的成王,向后扫了一眼,见滕王后只带了一队女兵,心下甚是佩服,这个女人胆量够大,若不就是还不知道成裘两家联合一事,无知者无畏。

    成王此时的心情七上八下的,莫看他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对当前的形势他无力左右罢了,一代君王,要听他人差遣,着实有些悲哀。

    昨夜里,嬴王在宫门外宣布,成裘两国联军共同对抗滕军。成王一句话都没说,他就站在嬴王身边,不反对那就是承认了。

    嬴王并不在意他什么态度,只管自说自话,当然那些命令是他弟兄二人商量好的,或者说是成王同意了的。

    在王宫中,嬴王再次重申了当前形势,成裘两国的危险来自滕国的威胁,滕军火力太过强大,若不联合,他们的日子谁也好过不了,弄不好,都会走宁国的后路。这是极其可怕的。

    成王见他这位大哥分析的有道理,毕竟他还是半信半疑,成滕两国一向交好,还未曾发生过磨擦,不能将有可能的事当做已经发生的事。

    到了这个地步见他还在犹豫,嬴王把大哥的架势又摆了起来,让他如此这般,就知道他那二嫂是否真的在帮他。

    如果滕军确实是在帮着成国,那联合一事就罢了。从此裘军撤走,再也不会攻打成国。如若事实证明,滕军只不过是表面上帮着成国,而实际是借机占地,那联军一事就必须算数了。

    成王这才应了。

    不过嬴王还是要当众宣布一下,以鼓舞两军士气,莫被那滕军吓怕了。

    成王觉得他这么做多此一举,可又拦不住,只得任由他去。

    是夜,嬴王竟然住在了王宫内,成王不得不给他找个宫殿,这还不算,一同住进来的还有一队人马,说是要保护嬴王,在异国他乡没有护卫在身边,让一国之君独自一人住在他国王宫,这安全没法保障。

    成王无奈,只得同意。

    攻进城来的裘军,这一夜也住在了城里,与成军同住在一个兵营。当然兵营是容不下的,大街上到处是帐蓬。

    这一夜着实有些诡异。

    上半夜两军还在打的你死我活,后半宿就住在了一起。城外的裘军由曹蛮安排,依旧是住在了营寨。两个国君住进了同一个王宫。

    天还没亮,嬴王就开始调兵遣将了。成王也赶紧起来,可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嬴王向他告辞,临走时再次叮嘱,一定要按计行事。

    嬴王真的走了,十万大军说撤就撤了,只留下一片片垃圾,还有昨夜没来得及收拾的尸体和散落的兵器。打扫战场的后事自然就要成军来干了。

    按说嬴王撤兵了,成王应该高兴才是,实际上他高兴不起来。嬴王一并带走了他的两个年幼的儿子,还有两个孩子的生母,美其名曰要带他们到老家看看,不要忘了本。这是他最为不安的因素,哪里是去老家看看,明明是将他的妻妾儿子做了人质,以防他阳奉阴违。

    就在这个上午,从滕国采购台酒的那个货商回来了,闻到酒香,成王正值烦恼之际,独自喝起闷酒来。

    不知那个商人是不是想在成王面前表功,他也不分个时机,未看出成王的不高兴,将他在滕国看到高来运偷木箱一事说了,只是他不知道那木箱里是什么,看样子滕国对此很重视,那个姓高的不知是死是活。还说那商人说就是蜀都的,在某条街道上卖家俱。

    成王惊讶,马上派人去打听,是否有此一人。

    很快派出去的人回来了,那家家俱商铺老板确实姓高,不过最近根本没有外出,更没有去过滕国,一直在家守滩呢。

    成王明白了,那个姓高的是个细作,又将兵部尚书找来,问询是否有人在滕国露了马脚。兵部反映没人在滕国出事。成王开始怀疑是其他王国的人了。想到那人自称是蜀都人,这明明是在嫁祸成国,能干出此等下作之事来的也只有他大哥了。

    这不过都是他的猜测而已。

    他对嬴王这位大哥又气又恨又无可奈何,事到如今也只得按他的意图行事,否则自己的那两个儿子就危险了。昨日里嬴王教给他的事,他还得去做,这也是他想做的。如何开口,他要好好想想了。

    坐得久了,想的事多,那台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直到有人禀报,说是孟将军回来了,还带了滕军来,这才罢饮。

    时下,将李秀娥领进王宫,在大殿分宾主落了座,成王的酒似是也醒了不少。

    “远道而来,二王嫂辛苦了。”

    求人来解围的,虽说没有与裘军开战,但毕竟人家带兵来了,这礼貌还是要有的。

    “哈哈!”

    李秀娥先呵呵两声,“辛苦的是我那二十万军卒,只可惜未能与裘军打上一仗,我那手下白白摩拳擦掌了。倒是五弟守了十数天城池一定很操劳,能打退裘军,说明五弟指挥有方,或是手下有能人呀!不知五弟是如何退敌的。”

    李秀娥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十万大军围城,只有五万守军,力量如此悬殊,搬兵求救是理所当然的,可人家打退了敌军,这里面肯定有门道了。她倒要看看成王怎么解释。

    “唉!”

    成王先是吧息了一声,“哪里有什么能人,若有大才也不会让那孟郊去劳烦二王嫂了。”于是他就把昨夜里裘军突然攻城一事讲了。

    说是两军展开激战,成军将士奋勇杀敌,这才打退了裘军。之所以能够取胜是沾了守城的光。俗话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这守城之军居高临下,痛击攻城之敌,是占了上风的。天黑,下面的敌军很难看清城头的情形,而城上看城下,相对而言就方便得多。

    还有一点最重要,那就是被裘军围困多日,将士们早已憋足了劲儿,见裘军攻城,一个个悍不畏死,打不退裘军城必破国必亡。在这种情况下,成军个个殊死搏杀,才将敌军打退的。

    成王的这番说辞算是有些道理,李秀娥未在这上面与之争辨,说道:“成军将士如此勇猛,滕军没有必要前来支援的,按五弟所言,成国的那些城池,成军应该守得住的。”

    “不不不!二王嫂误会了。能打的也就是这蜀都的一部分军卒而已,也是逼到了劲头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其他地方守军太少了,怎抗得住十万裘军的进攻?滕军前来支援,还是有必要的。就连这次裘军撤走,或许是见孟郊闯营去搬兵,早晚滕军大队人马会赶过来,一时半会儿又攻不下城来,待二王嫂一到,怕被里外夹击,大哥是被吓跑了的也说不定呢。”

    他倒是会说,李秀娥没有戳穿,而是问他下一步如何打算,既然裘军退了,滕军也该撤了。

    “啊!”

    成王打了个唉声,同意滕军撤去。他顺便提出,成军一并将陈州等收复的失地接收了,作为补偿,成国会按照滕军的军费以及伤亡人员的抚恤金给予双倍的银两,折合成粮食也行。

    见成王还算是有诚意,李秀娥当场便答应了,说是随后将派专人来洽谈此事。

    接下来,成王还提出了个请求,是兵器的问题,说是与裘军交战,折损了许多刀枪,需要更换军队的装备了,因为数量太大,一时间成国造不出来,还望滕国支援一些,当然,作为交易,这个是要购买的。

    李秀娥也一口应下,只是告诉他,滕国的兵器不太富余,多了支持不了,一万件还是可以的。

    这几件事谈完之后,成王竟然连连打起了哈欠,说是这滕国的台酒后劲太大,不胜酒力,让李秀娥可以到偏殿去休息,今晚就不要走了,晚上安排晚宴进行款待,感谢滕国的大力支持,而他要去后宫睡上一会儿,实在顶不住了。

    成王确实显了疲态,但他思路依旧清晰,不管他是真困还是假困,李秀娥不便拦阻,任他去了。

    天马上要黑了,城外滕年宿营的事自有庞彪安排,为了进一步探听虚实,李秀娥还真决定住在这王宫里了。